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

Be my friend. (Or be my M.)

我們肩並肩往門口走去,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

嘩啦嘩啦的聲音像是在宣洩某種

說不出口的情緒。


我向左轉,那是我習慣停車的地方,

她向右轉,坐車離開這個城市。



--

我們在一個校外的課程中認識,

那天她坐我左手邊,沒有帶橡皮擦。

她用指尖輕輕敲了一下我的桌面,


「橡皮擦借我?」纖白的手指指橡皮擦。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她笑了一笑拿走。


遞回來的時候,多了一張紙條。


「謝謝!

 還有,你覺不覺得今天老師講得很無聊?」


--

我笑笑不置可否,

繼續抬頭聽課抄著筆記,

畢竟是花不少錢的課。

相較於纖細的身材來說,

她有張可愛的小圓臉。

眼睛轉來轉去,

像是會跑過千萬個念頭的那種。

見我沒有什麼反應,

她把紙條抽回去又補了一句。

「下課筆記借我?我今天都沒抄。」

--

借了筆記也互留了電話跟MSN,

算是偏重禮貌性的交際,

總之筆記還是在一個禮拜後才回到我手中。


唯獨週間時不時會接到她的訊息,

我承認她的主動讓我多少有點動了心,

對於真正的我來說,

其實讓我去主動與人接觸是非常困難的。


接著我們會在下課後一起去附近吃飯,

也用msn或電話聊了許多事情。

--

關於有一次聊到了SM的事情,

起因是我的一句「你是有被虐待狂喔」。


「我是M。」她很坦然的說

「喔,我是S(笑」我也直接回應了她。


打破先前同學/朋友的藩籬,

我們擁有更加深入的機會。

我們也電愛,

偶爾也會叫他把梳子的柄塞在小穴裡,

然後經過客廳的爸爸媽媽去倒水。

--



這樣的事情次數雖然不多,

但我們都默默的容許它發生,

直到我發現她開始唯命是從。



以一個S的身份來說,

有一個這樣的M應該是很開心的事情,

但那時候我才發現,

我逐漸少了一個朋友。



--









一個可以說話可以打鬧,

有那麼些小曖昧卻能跟她說我又對誰動心了

的朋友。







--





我不知道一般的S看到這裡會怎麼想,

老實說我也很好奇,

如果有一天面臨到這樣的抉擇,

你要的是一個朋友,

還是一個會乖乖蜷在你身邊,

永遠聽命你並且只聽命於你的寵物?





--



也或許我那時候還沒準備好

要掌控另一個人的人生。

也或許我覺得這樣並不值得,

當她開口要成為我的M時,

我拒絕了她。


她顯然很受傷,

表情有種形容不出的無奈。




--

課程終究到了尾聲,

我們也失去了必然的交集。

要分開的那天,

我們都異常的沈默。


「你要乖乖照顧自己喔!」


她抬起頭仰望著我,

像隻即將與主人離別的貓。


「我知道,妳也是。」我摸摸她的頭


--


我和她就這樣向左向右,

轉向了再沒有交會的人生。

每每思及這件事情,

我總會覺得有點迷惘。


如果,是你,

你會答應她嗎?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