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7日 星期日

花魁與我-小情人

文/Xs

「關於這裡---

 偶然,在這個虛擬的城市進駐;
 偶然,接觸了花魁這個國度。

 這個世界似乎分成了兩個部分,
 一個是我們日常熟悉,充滿了道德禮教的社會;
 一個是隱於其中的裏之世界。

 而我,現在徘徊於這個世界的邊緣,
 尋找入口,或能帶我進入的人。」

這是我寫給她的第一封信。
那年,我19歲。

※    ※    ※    ※    ※    ※


高中聯考完的暑假,同學興奮的分享了一個BBS站台,
我第一次踏入了KK,此後,與我的人生糾纏不斷。

當時的她是花魁的板主,總是門庭若市。
年輕的狂妄,讓我不加思索的為了些感想,寫了第一封信給她,
沒料到,她很認真的回覆了。

對稚嫩的我來說,她的認真看待是種肯定,
肯定了接下來的魚雁往返。

記得網咖裡和她丟著水球而錯過點名,
導致我期末考要滿分才會及格。
記得冬天的寒風裡,於學校附近的公園和她講了兩小時電話,
才曉得講電話講到手痠是怎麼回事。
記得課堂上教授認真講課,我卻在寫情色文學要挑逗她,
寫完還惡作劇的拿給同學看。

記得第一次電愛時,很認真的想著要說什麼來挑起她的慾望,
自己沒什麼享受,卻還假裝高潮。
記得她在電話的另一端,唸繪本《我喜歡你》給我聽的溫柔,
「就是喜歡你,沒有任何原因。」

她說,我是他的小情人,
帶著秘密的竊竊私語。

第一次見面是在隔年的寒假。
訪客登記簿上寫下「修電腦」,我第一次踏入女生宿舍。
大多數的人都回去過年了,整棟宿舍空蕩蕩的,
寢室也只剩下她一個人。

那一個風光明媚的下午,像一幅不會褪色的風景。

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任她奪走了我的初吻,
剛開始略嫌冰冷的唇,和之後溫熱的吻。
第一次見到女人的裸體,並親手觸碰那樣的柔軟,
不再只是螢幕裡的遙不可及。
第一次讓女人含住自己的硬挺,回家的路上仍殘留著那樣的感覺,
懷疑自己是否做了場夢。

那時候擁抱的感觸,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和我所知道的其他東西都不一樣,塞滿了當時的我想要知道的各種事情。

如果,記憶會一點一點消逝,最終只剩一點,
她會選擇這一點,和她一起看《西雅圖夜未眠》的那個下午。
溫暖的陽光從窗外灑進,
我胸前的蠍子和她的頭髮纏成一團,而我溫柔的把它撥開。

「電腦修一天是修好了沒?」直到舍監的電話打來,
才發現我們不小心在床上睡著了。

她奪走了我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去夜店,也是她帶的。
店裡的朋友笑她怎麼可以誘拐未成年少年,
大一的我仍保留高中生的青澀。

怎麼也不會忘記,她離開台灣的那晚。
在夜來香的樹下,她閉上眼,我在她額頭上臨別的一吻。

她說,我總是送她會讓人墮落的禮物。
她說,很喜歡我的信,從第一封信就很喜歡。
她說,從一開始,就一直虎視眈眈我的初吻。
她說,即使快哭了,她也要笑著說再見。

「你是個很吸引女人的男人,你需要的是時間,
 褪去你身上男孩的稚氣,漸漸增添成熟魅力。」

從那時起,我就一直這麼相信著。


※    ※    ※    ※    ※    ※


十年。

她是我拉開的第一扇門。
若沒有她的肯定,說不定,就不會繼續待著了。
有個磅礡的氣勢為起頭,才得以讓後續的情節繼續發展。

KK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即使當初的ID早已不存,即使早已不復當初的青澀,
已邁入倒數的現在,仍選擇珍惜最後,直到末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