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9日 星期二

【狩情‧妖】富士山下

「我只有你而已。」

「小妖,妳不可以只有我,不可以。如果妳心裡可以保有讓他人進駐的空間,我們才能在一起,因為我給不起未來那個人,可以給妳的承諾。」,那一天,我如是說。

※※※

大概是兩三個月前,妞一直推薦我去聽陳奕迅的《富士山下》,聽到歌名的時候,我覺得很陌生,但一聽到歌曲的前奏,才發現是非常耳熟的旋律,原來是《愛情轉移》的粵語版本。

老實說,我對於《愛情轉移》並不特別鍾愛,但是細讀《富士山下》的歌詞以後,卻愛上其賦予曲子的靈魂。

※※※

《富士山下》
曲:Christopher Chak
編曲:陳珀 / C. Y. Kong
詞:林夕
演唱:陳奕迅


攔路雨偏似雪花 飲泣的你凍嗎 這風褸我給你磨到有襟花
連掉了跡也不怕 怎麼始終牽掛 苦心選中今天想車你回家
原諒我不再送花 傷口應要結疤 花瓣鋪滿心裡墳場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終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價

誰都只得那雙手 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覺 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試管裡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塵硬化像石頭 隨緣地拋下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往街裡繞過一遭 我便化烏有

情人節不要說穿 只敢撫你髮端 這種姿態可會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車裡取暖 應該怎麼規勸 怎麼可以將手腕忍痛劃損
人活到幾歲算短 失戀只有更短 歸家需要幾里路誰能預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櫻花開了幾轉 東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遙遠


誰都只得那雙手 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覺 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試管裡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塵硬化像石頭 隨緣地拋下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往街裡繞過一遭 我便化烏有

你還嫌不夠 我把這陳年風褸 送贈你解咒

Repeat:*

※※※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這首歌的歌詞,不過是綴得較為瑰麗的分手藉口,事實上,也是如此。然而,換個角度思考,對於離合這件事情,其實很難去定義對錯,親情、友情都會有冷暖之變,何以愛情若然,就是負心之過?我相信愛情可以亙古不變,同時也認為會有曇花一現的愛情。

因為,兩種過程,我都曾深刻的體驗過。

林夕的詞,將愛情擬為富士山的美,無論如何,都無法用私心佔據,但只要走過一遭,記憶收納起最美的瞬間,就應無憾,不枉此行。戀愛迷人之處,就是在其發展的過程中,所衍生的豐富情感,喜、怒、哀、樂,從曖昧到無感,愛情構築起來的刻骨銘心,百嚐不厭。

生命短若朝露,一個人,一輩子,可以擁有幾段刻骨銘心的浪漫?

因此,我專注於每一段戀情,同時也不願錯過任何感興趣的情緣,想要在有限的生命裡,充分體驗愛情令人目眩神迷的魅力。但是時間的分配是有限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每一段愛情的生與死,在我的生命中來來往往,成為必然。

我經歷的愛戀,起筆下得漂亮,但句點總是畫得太醜。有著美好結局的故事,在我身上,屈指可數。我不知道為什麼,頂多歸咎於自己缺乏收拾感情的能力。

但,我問心無愧。因為每個當下,我都是真的。

※※※

上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小妖像是氧氣,每一秒,我都不能沒有她。

再次聽見這首歌的旋律,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小妖了。

我們之間的愛情是不是已經死了,我不能確定;但是我很清楚,回憶永遠是活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