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狩慾‧瑜】不是歸人

因為工作的關係,每週至少會有一天需要到外縣市出差。

非常湊巧,這幾個禮拜的差旅地點,都是那個我和瑜相遇的城市。

大概是上個月和瑜在MSN上的重逢,加上一再重遊故地的巧合,勾起我想見瑜一面的動機。

※※※

「喂…妳在家嗎?」

「在啊,你怎麼有空打給我?」,話筒另一端,聽起來似乎有點驚訝。

「我今天出差,現在離妳家不遠,方便見個面嗎?」,說話的同時,我手正握著方向盤。

「嗯…可以啊,你現在就要過來嗎?」,瑜的語氣,聽起來稍有遲疑。

「那…我差不多再十五分鐘到妳家樓下。」,沒有想得太多,我還是驅車往瑜的住處行駛。

一如往常,瑜出門的時候,總是打扮得十分吸睛。上半身套著一件大紅色的羽絨外套,下半身是刷白的牛仔短褲,搭上一雙白皙的長腿,蹬著一雙黑色高跟,當瑜一出現在視線範圍中,很難不把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

「妳還是一樣,很會穿衣服。」,過去,我很常稱讚瑜的穿搭。

「有嗎?還好吧,隨便穿穿啊。」,這也是她一貫的回答。

「好吧,那我只能說人長得正,就像玩線上遊戲開外掛一樣,怎麼穿都好看。」

瑜上車以後,我們去附近的夜市逛了一圈,除了打打牙祭以外,同時也回味了過去倆人約會時的甜蜜。回程時,瑜的一句話,讓我愣了幾秒鐘。

「從之前和他復合到現在,我們一直都很穩定…」

「那麼,有打算結婚嗎?」,靜默以後,我起了這個問句。

「嗯,再過一陣子吧,等他的經濟再穩定些。」,語罷,車廂裡再度無聲。

唯一發出聲音的,是汽車音響所奏的琴曲。車子駛過一個又一個路口,市區街旁閃爍著各種樣式的霓虹,和車門裡頭的單調形成強烈的對比。我們沒有再多說任何一句話,就這樣到了瑜的住處。

「他每個晚上都會過來找妳嗎?」,停好車,我忍不住問。

「嗯,幾乎每天都會過來…」,這時候,瑜已經打開車門。

「不過,今天不會。」,下車前,她又補了一句。

「那…我先去停車?」

「你明天不是要回公司上班?」

「可以請假。」,然後,瑜關上了車門。

※※※

睽違已久,進了瑜的房間,在她闔上門以後,我的第一個動作,是從她的背後,緊緊的摟住她,把鼻頭蹭進她的頸間,嗅著那曾經專屬於我的氣味。

「好香。」,兩個字,在瑜的髮際與耳邊竄出。

「你每次都嘛這樣說。」,瑜一邊說話,一邊試圖轉身。

「我說的,都是真的。」,不打算讓她中斷我的享受,我將她摟得更緊。

「要不要先洗澡?」,大概過了一分鐘,瑜終於開口。

上一次共浴,是在汽車旅館裡。在瑜的住處,因為只能淋浴,因此還沒有兩人共浴的經驗,這一次,是第一次。

瑜遞了一條浴巾給我,自己也拎了一條,先進了浴室。我沒有立刻進門,而是靜靜地站在門前,欣賞她輕解羅衫的綺麗。上衣,短褲,接著是內衣,三角褲,不消三分鐘,瑜已經在我面前一絲不掛。

一頭挑染紅褐的長髮,沿著香肩至背脊,覆在如雪的白肌上,髮尾緊鄰腰身,腰身下是渾圓的美臀,以及一雙黃金比例的長腿。一個轉身,瑜轉開了蓮蓬頭的水閥,熱水與冬季的溫差讓蒸氣盈滿浴室。

眼前,是令人捨不得眨眼的美景。

「把衣服脫一脫吧,我幫你洗澡。」,瑜笑著對我說,並招了招手。

褪下衣衫,進了浴室,瑜拿起蓮蓬頭,淋溼我的頭髮,幫我洗頭,接著用浴球沾上沐浴乳,在我身上抹過一輪,然後用雙手搓洗我身上的每個部位,無可避免,我起了生理反應,在瑜為我清洗下體的時候。

「瑜,我想要。」

我站著,她蹲著,在我說完這句話以後,她的嘴唇覆上我的下體,舌尖在龜頭上游移。我的雙手也不自覺地欺上她的後腦勺,腰際擺弄著粗野的活塞運動。

越舔,慾望越填不滿。

終於,在慾望被撩到深不見底的時候,我讓瑜轉過身,手托著貼滿白色磁磚的牆壁,再緊緊攫住她的腰身,從後方讓肉棒直抵陰道口,狠狠的抽插。此時的蓮蓬頭仍豪邁地灑著溫熱的水流,不斷洗淨我們身上持續冒出的汗珠,霹靂啪啦的水滴聲,與交歡的春吟,把浴室綴得好不熱鬧。

※※※

出浴後,我和瑜裸著身子相擁,直到天明。

第二天早晨,我們又在床上嬉鬧一番,才一起換上衣服出門吃早餐,然後趕在瑜的男友回來之前消失。

縱使,瑜為我留了一處棲身之地,我終究只是她的過客,不是歸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