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續 友。愛

很抱歉今天的日記可能不太情慾,
但剛跟朋友見過面的現在,我非常想把它寫下來。

看過友。愛這篇日記的人,
應該對我被絕交的事件還記憶猶新。

由於深知朋友的個性,當時我認為假使我也放棄嘗試,
恐怕彼此就再不可能重拾斷了的連絡;
因此從沒想過這篇日記會有後續。

然而世事難料,連串的巧合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後果,
而一切是從一封簡訊開始起了變化。

訊息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以前學校裡的朋友,
邀請我回去看他導演的作品。
我因為被絕交的事件,
確實對涉足舊有的圈子卻步了好陣子;
但事情也過去一段時間,加上想起很久沒跟C連絡,
便索性約上C一起吃飯後去看戲。

到了當天,我準時赴約。
C先是被事情絆住大遲到一小時,
一上車又說她臨時被抓公差,
跟我吃完飯就得趕著離開。

我早就習慣C的說風就是雨,
兩人挑了間常去的餐廳,坐下來分食一份晚餐。
席間C當然說了不少系上的事情,
意外的是,C提起這位朋友。

「前一陣子在學校演出碰到她。
我直接問她,是不是不跟妳說話;
她說是。然後就這樣。」

就這樣?!
我幾乎要尖叫,又覺得一陣乏力。
C向來不涉入這類事情,
沒想到她居然會單刀直入的挑明去問。

但反正都問了,我也不能怎樣;
兩個人除了不聯絡,也不可能更壞了。
只是我開始有個強烈的預感:
晚點看戲時,我恐怕會跟友人不期而遇。

晚餐之後,我餘下很多時間必須打發,
坐在車裡把玩了一陣手機,
我決定回家接L再回來看演出。

事後證明,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因為當我再度抵達學校停車場,
停好車和L開始向建築物步行時,
我看見友人的車駛進一個空位。

假使L沒有來,我可能會掉頭逃跑不敢面對。
但當場我只是抓緊L,快步走到劇場前。

其實不到兩分鐘,她就也站在我們後面了;
我豎著耳朵聽她和其他人寒暄,一顆心懸的老高。

但她像沒事人一樣,過來跟我們搭話。

嚴格的說,她是先非常熱情的拍了L的肩膀,
給她一個大大擁抱之後,才跟我打了招呼。

我鬆了一口氣。
但種種的背後都透著我們彼此的僵硬。

包括今天我硬著頭皮去看她設計的演出,
只是再一次證明了我們中間補不上的那道隔閡。
(也有可能是我心裡消不去的疙瘩)
她與L聊的相當歡快,從工作、搬家到約吃飯,無一不談,
我卻問不出也答不出什麼,總覺得尷尬。

雖然現在我不會說這是個結論;
但當下那種被友誼消磨殆盡的感傷給吞噬的感受,
也是千真萬確的椎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