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夢、幻之間。

我在極度的憤怒中,睜眼看著身邊的L,
幾乎想抓著她的肩搖晃,問她為什麼。
愛上我的朋友也罷,不要騙我就好,
卻謊話連篇,甚至我稍微轉開頭,就和她那樣親熱,


那是某天晚上我做的一個夢,
情節和感受之真實,只能說,我是被氣醒的。
當下是酸澀的眼皮勉強提醒我剛剛只是做了夢,
所以在推了 L兩把她沒醒之後,我也稍微冷靜下來。
但情緒之大,讓我花了好些時間才重新入睡,
甚至在睡眠中依然覺得惱怒而委屈,
直到天亮再次睜眼,我還是忍不住對L鬧脾氣。

我其實非常少會記得夢境,但這樣弄混了現實和迷夢的另一次,
也與感情中非常挫折的感受有關。
那是遠在我認識L之前很多年,當時還愛著一個愛不到的人,
而有一天晚上,我哭著從夢中醒來。

以前都以為這種情節是八點檔編的,發生了才知道是真的。
在夢中她堅定的告訴我她要離開,
比起現實中她這樣說時,更連一絲猶豫都不帶。
於是我哭了,在夢裡哭得不能自己,
最後哭出了聲,也把自己給哭醒。

這種夢、幻之間,如果可以,我不想再經歷。
但作為一個無法享受夢其他樂趣的人,我有非常想要體驗的夢境。

像是我有好幾個朋友,做夢比電影還精采,
不單人物、情節全部連貫,
還可以從穿越時空演到生化人大戰,
再演愛情對手戲,然後滾床甜蜜大結局。

我覺得從有床笫場面來考慮,這當然也是春夢,
大概就是所謂A級劇情片而非R級動作片,
然後再加上媲美最近藍色外星人野戰片的製作。

即使會做這類型夢的朋友,都跟我抱怨他們醒了只覺得很累。
但對我這個根本很難記住任何夢境的人來說,只感到非常羨慕。

由於我基本上記不住夢,即使在這裡自白我沒有做過春夢,
大家應該也不會太驚訝吧?
因為,我真的沒有。

往好處想,大概是我在性方面不虞匱乏,
所以不需要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反正不在睡覺中做夢,還是可以性幻想做白日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