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To 偏:性幻想



  偏的幻想都很真實具體,和我的不同(笑)。

  講幻想前,突然想先講一下第一次比較真實的春夢。

  國中的時候,已經透過同學在清除家裡垃圾時,不小心清到的爸爸的A書上,大略的明白真實的活塞運動和想像有什麼不同,還有女性的陰部構造。不過那個年紀離,距離我第一次真實的性經驗還隔得很遠,所以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有天晚上,我難得的做了個很清晰的夢。

  夢裡有個女人,赤裸著身體的女人,大白天的,出現在我房間。完全不知道她為什麼出現在我房間裡,我只記得好像她連手都沒招,我就自動的往她走過去。

  她面對我,往後推開了我房間的門,到了陽台上,我也跟著她走到陽台上。然後,她就像躺在半空中一樣,人半躺了下來,張開腿對著我。現在想想,那就是傳說中的M字腿,只是那時我還不知道這個名詞。

  不過,雖然看過了圖片上的介紹,但在夢裡女人的M字腿中間,還是模糊的一片。

  當然,我自己的胯下就算在夢裡也不會一片模糊,而是形狀鮮明的挺立著。

  然後,我挺著自己的武器向她走了過去,壓在她身上。印象中自己還有腰部下沉,做了進入的動作。




  然後就沒了........



  絕對不是因為我富樫,而是真的夢就這樣結束了。醒來也沒有蛋蛋的惆悵,也沒有少年夢遺的煩惱。

  後來,我就發現,我在幻想的素材上嚴重的不足。不過在那個還沒有網路的時代,素材不足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這應該可以算是第一次比較完整的性幻想,雖然是個沒有開始也沒有結尾的劇情,甚至連背景交代都沒有。



  等我開始接觸情色文學之後,幻想就都比較具體一點,通常沒有具體的對象。事實上,我覺得自己很奇怪的一點是,通常不會拿真實的人物來當幻想對象。我的幻想對象是劇情,很多時候甚至不會有代入感,而是把自己設定在一個旁觀的角色。

  比方說,少年阿賓裡有一段劇情,講的是淑華進了萬里桐的軍營借浴室洗澡,洗著洗著就和兩個偷窺的阿兵幹上了。那一段的描寫我就覺得氣氛很夠,是很好的幻想材料。但我很少會把自己想成兩個阿兵的其中一人,而是想像這個場景活了出來。

  當然,也不是每次都幻想自己在旁觀,這樣講的我很適合當觀察員一樣。有時候也會幻想自己是主角。比方說自己身上可以製造出很多條觸手,完成傳說中一王多后的夢想。

  我一直覺得男人有這種夢想很正常,但真實情況下如果要滿足複數的女人,觸手才是王道!而且不能是淫獸系的肉色觸手,應該要是類似天使光圈那樣,由米白色的光實體化而成的光之觸手。不能免俗的,觸手要可以把女人全身包圍起來,舉在半空中抽插,當然潤滑和射精功能也少不了,最好還能順帶仙豆功能,中出之後女方會精神飽滿,臉色紅潤疲勞盡消。

  有一個比較平凡的幻想是自己躺在大浴池裡,頭靠著池邊,雙手張開環繞一左一右各一位美女,眼睛閉上休息。美女的工作是一邊聊天一邊幫我輕輕的擦拭身體,聲音必須要輕柔好聽。擦完身體後讓我抱著,一邊吻著我的身體一邊幫我套弄肉棒。但動作不能快,要輕輕緩緩的撫摸保持著半軟不硬的棒身,讓我享受肉慾卻溫柔的氣氛。

  還有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就是在雲端做愛。在明亮但不炎熱的陽光下,躺在雲海之上,或飄浮在半空中,無重力的讓風帶著飄,抱著女人在半空中做愛。如果能做著做著進到宇宙裡,越過太陽表面,在銀河與無數恆星的包圍下不停的動作,那就更棒了。

  偏的幻想和真實只有一線之隔,但我的幻想和真實大概隔了無數條線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