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文/Brunch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連國外的 JAZZ 電台都在撥開心的音樂


是因為周末嗎?
WHATEVER!!我一點也不開心
我打開電台之後躲回被窩
看著手機的簡訊
是D安慰著我,要我別總想太多
我們甚麼也不是,我卻常常好想他

電台傳來的聲音低沉有磁性

Miss Miss…..YOU

最令我不開心的,是生理期
否則我有一堆可以讓我開心的事
包括。

S在交往前就時常跟我討論床事
如同戰友在交換資訊般
他熱愛替床伴服務「我會覺得我是一隻快樂的小狗」他說。
而我,我是最敬業的服務生,不喜歡被服務
被舔舐下體的同時,我是充滿罪惡感的

那晚是促成我們交往、交誼、交媾的原因
我買了兩手啤酒,他開車接我下班
酒喝著越來越熱,都忘了那是刺骨的秋
自從一年四季都買的到小背心之後
我有穿著小背心當襯衣的習慣,保暖吧,一開始

我脫得只剩背心,胸口呼之欲出的喘息
他問我今天怎麼心情不好
「生理期吧!就是不爽。」一邊點著網頁亂逛,我冷冷地說。
他忽而接過滑鼠點了關機

「你幹嘛?」
「該睡了,我明早要進公司一趟」
「靠,要上班就講,我就找別人喝啊!」
他卻牽起我的手,拉我進房間
我想,這種曖昧戲法也太低俗,生理期也不能幹嘛,就去睡吧

躺在床上他開始問起生理期性愛有甚麼特別一類的問題
「除了生理衛生之外,我不知道,我也沒試過」

他強烈的吻了我一口,
「你喝醉啦?」我說。

S是個狡猾的對手,當我們還是戰友的時候,我已經坦承過許多性感帶
他在我耳邊氣音的說「沒有哇…」
輕咬脖子,左手緊緊抓住我的腰
手繞過我的背,向著黑色內衣的背扣進攻,他親親鎖骨
我的魂大概已經飄到天花板了

進行到了「正前戲」
口技一向是我的招牌
男人舒服的腳板向上、嘆了一聲「啊…」
、咬牙、大腿用力,這是我常見的。

S爬起身,一般來說,這時應該就是進入正戲了
他說「換我獻技了。」
我急忙說不、不、不……但他已經埋首施技

還是不喜歡,我沒有辦法把注意力放在下體的舒服感上
我只是一直在想:好髒,女生的下體好髒,生理期更髒……

空氣中已經充滿了血腥味
我作勢裝了一下,讓他覺得我已經享受到他的絕技
爬起身時,他卻讓我噗哧大笑
他的嘴、鼻、下巴全是血漬,就像吃得滿嘴都是的小孩子

替他擦嘴的同時,我問他那是甚麼感覺,生理期的下體。
他說氣味不一樣之外,血中的鐵,好像具體地在他的味覺散發出來
免不了的,他也問了我生理期的口交是否比較「性奮」
「你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小狗。」

他的正戲不怎麼樣,所以我就省略不說了。
不過提醒大家生理期就不要使用女上男下了,地心引力會害你滿床血淋淋

一起洗澡的時候,他從我身後抱著我
「你會不會以後都不理我?」

「怎麼?還需要我時不時地來餵餵小狗?」

想起當年的小狗,我的生理期也沒這麼不愉悅了
只是我還是必須去採購大量的甜食,餵餵小母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