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煙雨九份

文/J&B

音響的按鈕打開,音量調到二十五,蕭邦降E大調夜曲,我開始回憶。



SHIN跟我決定要去九份。
戀愛當中,我們在內心所期盼的那些零瑣的碎片,
在那幾個月的折磨之中似乎被分割到更遠的地方,
最後幾乎已經忘記這是愛情還是其他支撐的東西,
固執也許是其中之一。

長久以來我沒辦法定義幸福,也沒辦法決策別人幸福的模樣。
我猜想幸福也許有點寬、有點窄,就像是在九份裡那彎彎的小徑,
當我抬頭遠望,也總看不到下一個路口在哪裡。


一陣子之後我體會到,
原來,那條路盡頭早已在我走進之前就已經決定好了,
我繞了一大圈才這樣告訴我自己,這叫做失戀。

我牽著她的手,是一雙纖細的手。
小高跟與我的靴子輪流敲打石頭路上的空隙。
細長的道路,似無止盡的階梯,還有那間在山坡上的深紅色民宿。

「好累噢,妳還想要繼續走嗎? 好像已經逛了兩三個小時了喏!」
『再陪我一下拉,我還想去最上面那家店吃芋圓。』


一往如昔的,我對於她的要求總是無法抗拒,也跟著她的願望一起走到山頂上。


我還記得那是有點煙或說是霧的九份,正下著細細的雨,
我們捧著暖暖的芋圓,就對著窗口向下看,
一層又一層如同階梯般的樓房包圍住我們眼睛所有的光景,
還能看到更遠端的房子上頭閃耀著象徵都市的燈火,
卻奪不走在這裡彷彿回到過去的光景,雖然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也真的如此。


『好漂亮。』
「這裡真的好美,你不跟我說我還不知道。」
『我們以後多來這裡幾次好不好?』
「那..如果你想來的話,我就帶你過來。」


她像小孩子一樣的雀躍著,無論是笑著或是興奮的小跳步,
都像是牽動我心裡的每個角落,不斷的試圖塞進更多關於她的一切,
如同永遠不夠般,擠壓著。


「欸!」我拉了拉她的袖口。
『怎麼了?』她從窗口轉過頭來看我。
在她還沒講完之前,我就把她拉到我懷裡,雙手從手臂的外頭抱住她。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
『當然阿,傻瓜!』她笑著把身體重心放在我身上,半躺了下來。
「如果你不愛我了,一定要第一個跟我說,好嗎?」
『都說你是傻瓜了,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SHIN和HSIN永遠永遠都不分開。』


HSIN是她叫我的暱稱,那天晚上店裡沒有很多人,
有點黃色的燈光就這樣灑落在店裡的各個角落,
我這樣抱著她直到店門拉下,然後就手牽著手回到民宿。


那天晚上是我跟她第一次一起洗澡,她的身體在蒸氣之下更顯得讓人心動,
洗完澡之後我們只蓋著浴巾就回到床邊休息。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我們就抱起對方在床上擁吻著,
那是一張特別大的床,也許是因為房間也是相對大的原因,
我們的房間就是一整層的房子,裝飾成木頭色系。


房間外頭還有個陽台,陽台上有張像是公園常見到的那種長椅。
「我們到外面好不好?」我抱著她的身體這樣問她
『外面?』
「就是陽台阿。」
『那…可不可以拿被被過去,外面好冷耶。』


於是我們就摟著被子在外頭看著煙雨瀰漫的山景,舌頭緊緊纏繞著,
當時我們心裡的激情早已掩蓋過秋天的冷風,棉被也隨著不斷交疊的身體滑落一地,
在一旁形成一個像是保護膜一樣的半圓形,阻絕所有的干擾。


「我可以進去嗎?」
我的手伸下去她的性器旁,輕撫著她的小穴。
她看了看我,害羞地把頭靠到我的臉邊來,我想她是默許的。


於是我們就在最接近山林的角落享受高潮,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模樣,
只記得那白色的棉被以及椅子上她抓著我肩膀的溫柔眼神,
幸福得讓我忘卻在現實上的痛苦。
我使勁的想要從她身體裡找到些甚麼,用力地嘗試刺穿她的身體,
可是高潮過後的無力感還是緊緊的抓住了我,像是非我莫屬般的包圍、攏罩著我。

我想我曾經有過幸福吧,在這一撇的光陰底下,我猜想這些東西原本是真的屬於我的。
難過的是,這樣的幸福並沒有維持很久,
我們還是一對地下戀人。


離開九份後連牽手都沒有資格的愛情,他媽的算甚麼愛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