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畫面


我不是一個非常愛照相的人,
除了我始終認為我自己並不上相以外,
我拍人的慾望也比拍自己來得高。
有很多時候我相信,
我們對於愛情的記憶常常來自於畫面的拼湊。
你也許不記得曾經重要的某一天,
例如第一次接吻或第一次做愛,
到底是怎麼樣經過的流程。




可是你不會忘記的是,
那天晚上昏黃的燈光、黑暗裡的擁抱,
以及床上混和精液的淡淡血跡。

在最開始,我們在疲倦萬分,
幾乎沒有力氣要握住對方的手時,
我們會拿起這些回憶瀏覽。
用那個人微笑時候的彎度,
用陽光斜灑時接吻的角度,
然後就像注入腎上腺素之後的心臟,
又努力開始跳動。

但當我們愛得多了,
多半的人開始學會輕易放棄,
因為知道憑藉這些畫面是無法維繫愛情的。
我們開始學著相信眼前的快樂,
因為這比什麼都要真實清楚。
至於明天會有什麼不可知的快樂悲傷,
等到的時候再說。

船到橋頭自然直,那如果不直呢?
沈吧,我想。

然後又有一天,
(也可能有些人碰不到這天)
你碰到一個人給你安穩的畫面。
也許不會永遠都像LOMO風的色彩強烈,
也許不會常常像魚眼鏡頭的俏皮彎曲,
可能甚至不會有偏光鏡讓你綠的更綠藍的更藍,
但是每一格畫面都在安定的產生,
串連而成有如Louis Le Prince的
《Roundhay Garden Scene》。

接著他或許會跟你說,
我們不要只是留存畫面,
不如我們一起拍一部幸福的默片吧?
於是你不再執著於把每個記憶刻下,
你們不再談戀愛了,你們決定踏入婚姻。
你們經歷了一段忙碌又喧囂的準備期,
最後兩個人終於開始自導自演。
至於到底是學到了什麼才能夠下這樣重大的決定?
老實說,這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知道,
一個在美國,一個是友驊哥,另一個我不能說。

什麼?你問我嗎?
不好意思,我到現在也還不太知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