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文/娃娃


我像個孩子拿到新玩具般興奮。

第一次的3P

說來有些尷尬,兩個男人分別是過去式和未來式。
其實自己也好奇過他們答應的動機,除了好奇心作祟,
我想在R結婚前夕「實踐」曾經說過的小小願望。

R總說「每次看你伸著舌頭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就讓我硬到不行」
過去每次的激情中,
R總是編織著許多被窺視的場景讓我沉醉在其中。

而J,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每天在MSN上對我噓寒問暖(不討人厭的黏)前陣子搬了家,
離他工作的地方近了些。作息時間差不多的我們,
很自然地下了班吃吃晚餐、很溫柔的在我體內抽動,
「可以射在裡面嗎?」也總是很乖巧地詢問我可以讓他射精的地方。

有天,我問了J。

「你願意和我跟另外一個男人玩3P嗎?」

J一開始還以為聽錯,『3P?』把我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嗯。3P...你願意嗎?」

他皺了皺眉。『我會嫉妒的,但是妳真的想玩…我可以陪妳』

吻了他的眉毛,他笑了。

是怎麼開始,其實有些記不清了。
我們一起走到了浴室,我幫R褪去了襯衫、J也替我脫下了裙子。
J開始吻著我的臀、像過去幾次做愛的方式一樣
輕輕地用著他柔軟的舌頭和嘴唇吸吮著雙腿間溼潤的陰唇。
我彎著腰任憑R粗大硬挺的肉棒在嘴巴裡進入、頂到喉嚨深入、
眼角氾著些許淚水,他說他愛著被情慾折磨到不能自己的我、
望著他,渴望更深入更深入…

R用領帶遮住我的雙眼、用毛巾綁住雙手讓我動彈不得。
R命令J坐在椅子上、要我就這麼矇著眼進入J的身體。
失去視覺的刺激反而讓身體更加敏感,淫水也就這麼趴搭趴搭地滴在地板上。

「還真色呀,小鯨魚」
有次,R在前戲的時候用手和嘴舔到我高潮、
第一次知道什麼是潮吹,
也從那時候R開始戲稱我叫小鯨魚。

接著,J把我抱到床上。
解開臉上的遮著眼的領帶,
一下子看到兩個硬著肉棒的男人,
我竟然有點害羞。
R讓我像隻小狗般地翹高屁股讓他從後面進入、
J則讓我趴在他的身上,他自己打著手槍、
另外一隻手不斷地揉捏著我的胸部,
舌頭舔著我的耳垂、脖子,然後是好長好長的深吻。

兩個男人幾乎是同個時間達到高潮,
R射在嘴巴裡、J射在胸部上。
我靠著床頭櫃、張開大腿讓他們看著淫水怎麼被我自己擠壓出來的模樣。
把留在身上的精液慢慢地舔舐乾淨...

『這應該不會是最後一次』我們看著彼此,微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