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那濕滑的童年

文/青龍

這次妞說要寫告白,我覺得這實在是太簡單了,
事實上,我倒是擔心一次把東西寫完以後會沒有梗,
但真的認真思考後,卻又不知從何下手。

那些東西就像是毛線球般糾結著,不管從那邊看都沒有頭緒,
但只要找到線頭,所有的東西卻又那麼直接就串連了起來。

任何事物的開始都是有一些契機的,既然許願是一種未來的期待,
那麼起始點的告白似乎就很適合拿來說嘴了。

下面兩件事都是我10歲前發生的,
要告我或告別人也應該過了追訴期。

SM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很自然的,生活中總是輕易可以找到想像,
印象最深的就是媽媽貢桌上的雞,
我常想像那是一具女體用著同樣的姿勢被綁縛在桌上,
陰道塞滿了美味。

但這只是幻想,真正的啟蒙則是和家裡的一位女學徒的關係。

母親是理髮師,那時請了一位學徒叫阿美,
當時學徒一般都是住在師傅家邊幫忙邊學習。
阿美皮膚稍黑,總是穿著短褲或短裙在家裡走動著。

印象中當時的我大概只有小一或是小二而已,
和幼兒園的弟弟總是吵吵鬧鬧到處作怪,
總之是個討人厭的小孩。

阿美個性開朗活潑,我很喜歡她,常常要她陪我玩。
老家並沒有客廳,當時電視機被放在臥室的大通鋪前,
有一次我拉著阿美要她陪我看電視,
於是她就屈膝坐在大通鋪的木板上陪著我。

那天阿美穿著短裙,我看到她穿著白色的內褲。
不知那來的膽子,我趁她不注意,
伸手碰觸了那柔軟的微凹處。

但她沒有罵我,只是對我微微笑了一笑,
於是我更大膽了,趴到她的大腿旁,
手掌直接在她的陰部隔著內褲揉了起來。

即使我這樣揉弄她的陰部,阿美也沒罵我,
更沒有要把我的手拿開的意思,
只是眼睛迷迷矇矇地看著電視。

我看著她的表情,心裡覺得很有趣,
一種想欺負她的念頭出現在我心裡。

我大膽地撥開她的內褲,把頭湊到那深色且濕潤的部位前,
一股鹹騷味撲鼻而來,那味道直到現在我依然記憶深刻。

那是我出娘胎以來,第一次和女陰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我當時對女性的敏感帶一無所知,
我確信我並不是因為好色才這樣做,
純粹只是好奇好玩。

我用手像玩玩具般在那個濕濕滑滑的地方亂抓亂搓,
有趣的是,不管我怎麼弄,
阿美都保持著一樣的姿勢,大腿大大地開著讓我玩弄,
上半身則直挺挺地看著電視。

我第一次有了一種優越感,我覺得阿美是我的玩偶,
不管我對她做甚麼,她都不會反抗。

那次之後,我常常沒事就去摸阿美的陰部,
但不知道為啥,我清楚地知道這件事不能讓父母知道,
阿美也十分配合我,只要情況允許,
她總是隨我騷弄她的敏感地帶。

後來阿美不知為了甚麼原因決定不當學徒了,
也就搬離了我家,也離開了我的生活。

>>>>>

隨著年紀漸長(其實也沒多大),
我對女性身體開始真正感興趣了起來。

那時我很喜歡一個小表妹,常常去她們家玩,表妹個性活潑可愛,
常常拉著我躲到她的被窩裡跟我說她在學校的事。

有一次我和她一起躲在被窩時,手不經意碰觸到她腿間的私密處,
表妹臉頰泛著一點點潮紅,但也沒說甚麼。

這讓我起了小小的色心,故意找藉口去碰觸她的私處,

「妳的褲子有個怪味耶」

「有嗎?」

「有阿」我伸手微微揉搓著她的私處,然後把手湊到她的鼻子前。

「諾,妳聞聞看」

小表妹雖然滿臉通紅,但還是聽話地把鼻子湊過去。

「沒有阿」她細聲地說。

「有啦」我堅持著。

「那你再摸摸看。」
小表妹說完害羞地抓著我的手往她的胯下摸去。

之後,我和她有時就會玩一些這類的遊戲,
但都是我碰觸愛撫她的下體為主,
她似乎相當享受我的愛撫,也相當服從我的要求。

和她的關係在我們全家搬到另一個城市後才停止。

一直到現在,每次看到她,
都會想到她那潮紅的臉頰和那聲「你再摸摸看」的哀求。

2 則留言:

  1. 阿美好帥!
    被小男孩這樣胡鬧的感覺應該很特別(想)

    回覆刪除
  2. (沒有特別的意思,狀況也可能不同。)


    只是讓我也想起國小一二年級被堂哥狎玩的回憶,
    一直到現在,每次看到他,
    我都覺得反胃,一點也不想接近他。

    完全無知的自己,也真的很愚蠢。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