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跨年




  印象中比較深刻的跨年有幾次。



  大學的時候,有一年跟女朋友兩個人窩在室友的房間裡看電視,到了快要倒數的前一個小時,室友們就吆喝著要出去外面跟著人群一起倒數。我和女友不想去,就拒絕了大家的好意,繼續窩在棉被裡看電視。

  室友們換好衣服要出門前,還特地走進房間裡說「我們要出門了」,然後補了一句「不要妨礙他們打跨年砲」,最後被我一個枕頭打在房門上趕走。

  後來還是抱著女友,回到自己的房間打起跨年砲,但想要配合倒數發射的目標沒有成功。說起來這真的很難,不是那麼容易可以達到的。太晚開始做可能倒數完了也還沒有發射感,太早開始做又可能會因為顧著要配合時機,反而因為分心而軟竿。所以後來還是順其自然的開始,然後在倒數聲中繼續抽插。頂多只能在最後十秒時,配合電視上倒數的節奏,一下一下的刺進去。後來分手後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就沒再嘗試過。




  剛出社會那一年,到跨年前工作都很忙,又沒什麼工作經驗,忙的暈頭轉向,有點洩氣。

  跨年的那晚我剛要下班,又不想回家,於是騎著車在路上亂晃。晃到跨年晚會的外圍時,我還沒意識到那裡就是晚會場,只是遠遠的就看到那裡有發亮的燈光,和嘈雜的聲音。

  騎到比較近的街口時,剛好開始倒數,我聽著遠遠傳來的倒數聲,突然覺得很茫然。不過,隨著倒數的聲音傳來,不知道哪來的熱血就衝上腦袋,把茫然趕走,然後告訴自己明年要更努力。



  有一年元旦連假,特地多請了兩天假,一個人出去旅行。一個人四處亂走,偶爾和陌生人聊聊天,看看別人在做什麼,很自在隨意。

  跨年那天,因為路上有點延誤,到了晚上十點還沒趕到住的地方,也沒好好吃個晚餐。趕路的路上覺得有點體力不夠了,只好停在小七買個麵包,補充點熱量。

  當時說好聽點是風塵僕僕的模樣,其實也就是又髒又冷的邋遢樣。可能因為看起來太邋遢了,店員和我聊了兩句。兩個不認識的人,互相給對方一個笑容,說一聲新年快樂後繼續上路。

  後來,我趕在十二點前找到住的地方,好好的洗了個澡,帶著一個人旅行的滿足感和與陌生人交談的快樂,躺下來睡個好覺。





  至於今年......只要不用在公司過就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