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這是我。

文/匿名

向來是一個在父母眼中還算乖的孩子,只是一個一般的女孩子,多半時候是這樣的,一直到我壓抑的靈魂開始用力的呼吸。

那時的我,早在洗澡的時候探索過自己的全身,並且從中得到快感。那日,在空無一人的家中,一次次撫慰過自己之後,萌發的是更深層的渴求。『還不夠,還不夠...還要。』憑著那飄過的一絲念頭,我從書包中拿出童軍課的繩子。

很拙的把自己的雙手綁住,還多繞了幾圈,有發疼的感覺,裸身的我站到鏡子前,索性就坐在地上,雙腿張開,如同印象中A片裡頭的女優,我開始心跳加遽。地板的冰涼刺激我另一種情緒,方才高潮過的淫水滑潤的感受,我以為我是一位被丟棄的玩具。被丟到牆角,冰冷的那個角落,下體持續濕潤著,一直到我睡著。醒來後,安靜的替自己解開童軍繩,穿上衣服,但那日,身體似乎告訴我,他想要更多。

接著偶爾被丟在家中的時候,便是我盡情放縱的時間。

裸睡醒來發現家中沒人,光著身子到陽台拿了曬衣夾,夾在乳頭上,甚至是陰蒂上,大開雙腳,在鏡子前撫弄自己。有時只是滑過大腿內側,身體便一陣酥麻。

小髮夾,原子筆,甚至是五塊錢的冰棒,我都能拿來滿足自己的這種欲望。蹲視手掌大的鏡子,把自己的陰部和肛門看的清清楚楚,把一隻隻的小黑夾塞進肛門,前面的淫水卻已經滴落在鏡子上,即使已經如此,那時的我對肛交卻沒有任何的感覺。

放學回家,家中又是空城,放下書包,讓穿著制服的自己在浴室被冷水淋濕。溼透的布料貼著身體,然後再自慰,
結束後趕緊把衣服放到水槽,就怕自己奇異的行徑被發現。

關上家門,在沒人的樓梯間脫掉內褲,單著制服裙,騎腳踏車上學。出門前,塞入跳蛋,買東西,然後在樓梯間取出濕淋淋的跳蛋。

這些自己,在開始了真正的性愛之後,不復見了。那時候,沒有幻想,沒有高潮,全是直覺的動作,那是我,是我從來沒正視過,沒敢對自己或是任何人提及的自己。

1 則留言:

  1. 哎呀~不知怎麼有點期待,期待你真正的性愛與"那些自己"的結合。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