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My Dream



  我很少做夢,或者說很少醒過來會記得自己有做過夢。要寫印象深刻的夢境,不太好寫,但有過感覺像做夢的時候。

  那時候剛開始工作,有陣子感覺上每天都沒日沒夜的。和最近這幾天比起來,現在想想只是小巫見大巫。但那時什麼東西都還沒上手,心理壓力遠大於生理壓力。

  忙到一個段落,有兩天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正好有個女孩要來找我,別人的女孩。

  於是我請了兩天的假,打算陪著她好好的休息,週末她回去之後,再自己放鬆兩天。


  很慘的是,就在她要下來的當天,部門的前輩有人突然請長假去了,人力吃緊。

  俗話說,菜不是該死,是罪該萬死。雖然出了社會,這句話多少還是通用的。於是,就在她下來的那天下午,我的假取消,帶著她check in之後,讓她一個人待在旅館裡,我回到公司上班。

  其實那時很內疚,因為她好不容易找了個空檔要來看我,但我卻把她一個人丟著,忙自己的事去。

  可是,要我當場告訴她我可能不能陪她,讓她考慮找別的朋友玩兩天,或先回去改天再來,我又說不出口。

  不是不好意思開口,而是捨不得開口。因為那時,真的很想見到她。

  本來想把機車留給她,我借別人的車去上班,她拒絕了,說會待在房間裡等我。於是,連續兩天白天,我起床就去上班,留著她一個人在房間裡,直到晚上六七點我下班了,再回去載她出來吃晚餐。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肯這麼做。

  她總是說,我看起來就是會騙人的男人,不相信我。雖然有了正牌男友,但身邊依然不乏追求者,有送禮物的,有殷勤邀約的。

  但她卻兩個白天都待在房間裡,等了我八九個小時。

  第一天晚上,我下班後回家拿了衣服,就直接去找她,接她出來吃飯。

  吃完飯,回到房間裡,她特地幫我按摩,然後取笑著我被按到痛時表情猙獰的樣子。

  按完,把她的衣服脫掉,自己的也是,再把她抱到床上靠在我胸口坐著看電視聊天,和她熱烈的做著愛,然後兩個人也沒沖洗,就裸著身體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醒來,她似乎還在睡,我換上衣服,趁著她還沒醒的時候輕吻了她一下,出門去上班。

  本來說好中午就要翹班出來的,但最後還是沒能如願,到了五六點才離開。

  下班的路上,我很擔心她。一方面擔心她會很無聊,另一方面又擔心她已經離開了。

  結果,當我敲門的時候,迎接我的是一張漂亮的,看了會放鬆的笑臉。

  我抱著她,跟她說對不起,沒有中午就回來陪她,把她一個人丟著,希望她原諒我。因為我知道她很怕被丟著。

  她回答:我本來沒有生你的氣,但如果你要我原諒你的話,那我就不要原諒你。



  可能因為太累了,欲振乏力,晚上我們並沒有做愛,就只是裸著身體抱著她睡覺。

  半夜,我突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抱著一個溫暖的身體。

  在夜燈微光之下,我看到她側著身體靠在我手臂上,手環抱在她的胸口。感覺到自己的陽具硬挺著伸在她的腿間,聽到她平順的呼吸聲。

  也看到她的臉。

  有一瞬間,我以為自己在做夢,但很快我知道不是,因為我沒做過這麼真實的夢。

  睡了幾小時後,體力似乎有恢復,慾望也跟著醒了過來。但看到她安靜睡著的樣子,又不忍心吵醒她,於是我把眼睛閉上,重新睡了回去。


  隔天拼了命好不容易把工作做完,中午離開公司,回到她的身邊。下午和她悠閒的吃著下午茶,東聊西扯的過去。

  晚餐後,陪她去火車站買車票。售票的先生說只剩兩班自強可以挑,她毫不猶豫的挑了一小時後的那班車,而不是十分鐘後的那班。

  她要我決定這一小時她的行程,我也想不出來,只好帶著她到河邊散步聊天。

  她勾住我的手臂,緊緊的靠在我身邊,慢慢的走著。

  晚上出來運動散步的人,一個個經過我們的身邊。聽著她的聲音,感覺她環在我手臂上的手,前晚那種十分不真實的感覺,又再一次的出現。

  散步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另一通邀約的電話。我要求自己不要去想太多,想太多只會破壞現在的氣氛。


  回去的路上,她突然問我:Nothing,你覺得是你喜歡我比較多,還是我喜歡你比較多?

  我說,應該是我比較多吧。



  送她上火車之後,我在路旁抽了根煙,才慢慢的騎車回家。

  想到她下午在我手上寫的「我恨你」,突然之間,我又不是那麼肯定自己的答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