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S.Ink年末特別營業 -《無醉告解 》


12月12日至26日
歡迎你
加入無醉告解的喃喃

藉酒之名說出
那些不欲人知的情慾告白

在S.Ink的部落格上
專屬的酒譜下
歡迎不具名回應
你的情慾告解

或者將你欲告解的祕密
寄至sink.gana@gmail.com

依照個人匿名或具名的心願
我們將於12/26號
一次刊出信箱中的告解




_ _:
任何事物的開始都是有一些契機的,
既然許願是一種未來的期待,
那麼起始點的告白似乎就很適合拿來說嘴了。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靠近女陰,
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來說,
那是一種鮮明的刺激。】

【我永遠忘不了,小表妹那臉上的潮紅
和那聲『你再摸摸看』的哀求】


_ _ _ _:
第一次的勃起、第一次打槍、第一次看A片、、第一次接吻、
第一次襲胸、第一次被人撞見打槍、第一次被上。

想著這些第一次,好似翻開泛黃的日記本,
做為來到情慾交換日記的初章。


_ _ _:
我等待在黑暗裡,
因為只有在很深很深的夜裡,
才能面對最真誠的自己。


▽▽▽▽:
我以為,「做愛」如同其字面上的意思,
是因為彼此之間的愛情進而肉體上的結合。
那段轟轟烈烈的愛情,深刻的劃傷了我的心,
卻也帶給我從未體驗過的歡愉。
原來痛跟高潮,竟會是如此的成正比?


●●●:
鄰居大姐姐溫軟的肉體壓著女孩,
發著氣音指示著小女孩該碰哪,該舔哪。
小女孩照著她的要求作著,
看著熟悉的姐姐偶爾發出嘆息,
偶爾抓住她的小手碰觸讓她更舒服的點。

【這是我們的小秘密喔,如果妳喜歡大姐姐,
不可以說出去,好嗎?】


□□:
她把自己的性幻想寫下來寄給我,
這是無數拒絕之後,仍想透過任何可能的形式去占有。
大概也是為什麼我會默許這封信躺在我的信箱裡:
作為她愛不到的受詞,我也有我的。


OOOOOOO:
其實要改變自己真的很簡單,只要按下開關,
人就會走上不一樣的路。
而且,很多時候我明知按下去的後果會很糟糕,
但就算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按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