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Re 銅銅

  看完銅銅上星期的話題,今天又聽了一首不錯的歌,來寫一點以前的事。



  我大概可以理解那種有時候會變的不擅言詞的感覺,因為基本上我算是比較會講話的人。或者說,在需要講話的公開場合,我可以滔滔不絕的講著該講的話,完全不會給人拙於言詞的感覺。

  不過私底下,我反而變得比較少話,尤其是自己覺得放鬆的時候。


  那時候還沒工作,又是剛退伍,情緒處於低潮的時候,偶爾會有很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覺。

  有個下午,難得她來找我,兩個人賴在床上廝混了半天。

  那陣子情緒不佳,米蟲身份也讓我增加了不少心煩的事。所以她能來陪我,我很開心。

  很開心的和她做愛,抱著她睡了個午覺,然後再起床繼續做愛。反正剛退伍,心理狀況不佳,但體能狀況不會太差。


  因為她難得下來,想順便去剪個頭髮,所以混到傍晚後,我們兩個掙扎著起床,騎著車載她出門。

  她坐在椅子上給髮型師弄頭髮,我是坐在旁邊看著自己的書。看沒多久,正在和設計師閒聊的她,突然丟了一句話:「你坐的那麼遠,我沒辦法跟你聊天耶。」於是我合起手上的書,順手拉了一張椅子大概是設計師理髮用的椅子,坐到她旁邊去,盯著她看。

  我很少看女孩子弄頭髮,以前的女朋友在去剪髮的時候,也不會拉著我陪,所以當我看到平常看慣的一張漂亮臉蛋,被弄成我不熟悉的披頭散髮時,感覺很新鮮。

  隨口聊了一下她想剪多長,以前的頭髮有多長之類的,我看了看她,設計師正好抓起一束頭髮,比了比,然後一刀刀剪下去,再抓一束起來剪。她瞄了我一眼,眼神跟我對了一下,就轉回去看著鏡子。

  我再轉頭看看鏡子裡的她,看到設計師把她頭髮都撥到前面,遮住了臉。她的眼睛透過頭髮,又跟我對了一下。

  看著看著,話慢慢的少了點。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大家都笑了起來。設計師邊微笑邊剪著頭髮,她嘴角沒動,但總覺得被頭髮蓋住的那張臉有笑容。

  我就這樣來回看著鏡子內外的她,從一個我熟悉的樣子,被弄得完全不一樣,然後又變的煥然一新。



  騎著車戴著她回家的時候,她很驕傲的炫耀自己不用拿出學生證也看得出來是學生,不像我2X歲看起來跟3X歲一樣,害我只好拿出沒繳回的學生證證明我的清白。

  突然,她小聲的在我耳邊抱怨一句:「你剛才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又不太講話,害我被設計師笑。他剛才一定是在笑你沒事一直盯著我,好像從來沒看過一樣。」


  這個問題,那時我回答不出來,不過應該和銅銅的狀況很像了吧。


1 則留言:

  1. 有些事好像真的不用靠說話,就像談戀愛時明明沒講什麼拿著電話就莫名奇妙快天亮了還捨不得掛。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