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偷渡客

文/櫻情

『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所以不要說對不起,
我等的,只是你給得起的安全感,微乎其微的愛情。』


第二次約會過後,14先生興致勃勃的去辦了亞太,
我們每天晚上非得聊個兩三個小時才肯睡覺,
聊的天南地北,聊我聊他,也聊那個他交往了八年的前女友。


他總是會帶著一點愧疚,對我說抱歉,
而我每每聽到這句話,便語帶些慍色。
討厭那些掛在嘴上的愧疚和抱歉,更何況我要的並不是這些,
幾次下來,他不敢再提,我們相處的也來越熱絡。
才兩三天不見,卻恍若隔世,在寒冷的六七度低溫直奔我家。


深夜兩點鐘,開了門直接擁住風塵僕僕的他,
好冰冷,臉頰、手指,隔著些距離都感受到寒氣,
只得拉著他趕緊進房,用大大的棉被將我倆包裹住。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讓他身子回暖,才敢讓你雙手緊緊抱住我。


睡覺時,我最多就是穿件上衣穿件褲子,內衣和內褲都沒有,
第一次觸到我的胸部,可以感受到他的驚訝,我只是笑了笑,
「睡覺的時候本來就沒有人在穿內衣的。」我理所當然的說著。


這次,他熟練的把他的大手覆在我的胸部上,接吻,然後啃咬著彼此。
粗糙的手掌喜歡撫摸我的全身,他很驕傲的告訴我他已經知道我的敏感,
在他探到雙股間的濕潤時,那是我第二次感受到他的驚訝,
『你好敏感,真的好敏感!』有點像笑話,卻又有點像讚嘆,
我羞的不知道該躲到哪,只能把自己的頭往14先生的胸膛裡埋。
翻過我的身,他毫不猶豫的舔舐吸吮著,
在我的腿間,我很少很少,願意這樣讓男人吃掉我。
甚至到之後的接吻,我還嚐著到那淡淡的淫水味道。


第二回合,換我鑽進他的胯下,吞吐著。
他的反應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像是初回得到的享受,有點低吟和顫抖,
窩回他的枕邊時,還告訴我說他感受到餘韻,還有些酥麻,
接著我變成了真人抱枕,用很親暱的姿勢睡著了。


凌晨六點鐘,在魚肚白和濕冷當中,我裸著身關掉鬧鐘,
用細碎的吻和呢喃的軟語叫醒他,再一起賴床到下一個鬧鐘響起,
趁著家人醒來之前的空檔,在門外目送他離去,要他騎車小心。
而總是在回房後,發現他穿進房又忘了穿離開的拖鞋,
看到那拖鞋,無心收拾,只想要很快的窩為被窩裡,享受留下的氣味。


我說,14先生是一位思想傳統保守,甚至還有些古板的傢伙。
第一次做愛一直到提槍上陣了,還在叨唸著這樣不好,
事後卻告訴我當時他清醒的很,連我最不易被發現的敏感帶也被他抓的牢牢的。
接著的那個清晨,又盼到了深夜,今夜不偷渡,
他卻拿著手機和我說起了和前女友的情慾,一整天的做愛,舔遍了全身,
他和前女友,聽得我甜蜜的緊,但也沒有任何吃醋的感覺。
我喜歡美好的感覺,他人或是自身能得的都是一種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