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聲淫

以上圖片 取自

大家從A片,講到不可或缺的「聲音」。你又偏好怎樣的聲音?



記得第一次跟她說話是在某一天滿晚的夜裡,她主動丟我說了幾

句。接著她丟下一句要去裸睡頭也不回的走了,徒留我些許的惆

悵。第二次遇到,我主動跟她攀談,但她沒回應我。第三次遇到,

我心想如果她再不理我,我也就不會再自討沒趣,抱著「無三不成

禮」的心情放手一搏。結果她回應了我,慢慢又在BBS上開始聊

了起來。一開始的內容大多是很閒話家常的,話語中也沒有提到太

多限制級的話題。


突然話鋒一轉我問她說相不相信從跟她開始聊天,我就其實一直斷

斷續續的在套弄我的肉棒,她則不甘示弱的說:

『那你相信其實我早就溼透了嗎?』

「所以下一步我們是要交換電話了嗎?」我問。

『xxxxxxxxxx。』她說。


聲淫兩字也許可以有兩種解讀:

一種是聲音語調本身給人帶來了慾望的逗弄;另一種則是相反,極

知性的聲線,加上冷靜的描述,讓人愈想要知道她陷入情慾之中的

變化。或者是任何形式可能存在的反差,讓人好奇她的呻吟會是如

何?她就是後者,也是我偏好的那種。


我只能說她接起電話時我有驚為天人的感覺,但我想誇獎她的聲音

已經是太多人都說過的事,所以我強忍著不表現出來,你也知道,

這是戰爭。雖然我們的默契都知道這通電話的目的是電愛,但我們

並沒有一開始就脫光開始進入,反倒是很自然的聊起天來。她知道

我的職業,所以在話語之中我也嘗試聽出她的職業。在我各方蒐集

了夠多的訊息之後,我突然說:

「我覺得你講話的方式和邏輯很像X。」

『是嗎,那你的理論根據是什麼?』她不像我猜中的樣子繼續平穩
的說著話。

「就感覺吧?」我知道這個答案她一定不會滿意,但我還真的只知
道這麼說。

「所以你真的是X吧?」我想我是猜中的想確定一下。

『嗯,但你猜中的原因讓我沒辦法接受和信服。』她不滿意的說著。
像有點討厭職業的框架下給人先入為主的感覺,偏偏又像是因為這
些先入為主的想法讓我猜中她的職業的感覺。


我想我了解這種感受,就像我從來不明白為什麼工科的男生就要很

會修電腦一樣。


我想有很長一段時間,也許是一小時,我們各自的自慰著,聲音卻

不留痕跡的聊著天。一直到我「命令」她把手指插入小穴之中。


她聽著我的描述:

「我跟妳說,妳先身體朝床的跪下趴著,屁股翹高。然後把一隻手
沿著雙腿張開的下方,把一隻手指慢慢塞進自己的小穴。有感覺嗎
?」

『嗯~好舒服。』她的聲音明顯的變得柔弱的說。

「妳的指頭要依著中間的關節彎曲,妳會感覺你的指頭摳到了陰道
的壁面,然後你不停的去摳弄那不平的皺褶處,看那裡舒服妳就碰
那裡。」我指引著她。

『啊,好有感覺,小穴緊緊的包覆著。』她真的進入了聲淫的狀態。

「你多久沒讓男人進入了呢?真實的進入?」我好奇的問她。

『好久了。我不想要任何可能有麻煩性的性愛。但我好像一直在壓
抑我的慾望,所以我每天每天,不停的自慰,工作再忙再累,我卻
還是忍不住的自慰。』她有點急促的說著。

「你喜歡被打屁股嗎?」我問她。

『喜歡,喜歡。』她馬上回答我。她聽起來是真的喜歡。
接著我用手掌在自己的屁股上拍打出明顯的聲響,讓話筒可以清楚
的收到聲音,我很清楚她的叫聲因為這樣的聲響也變得激烈起來,
我不停的拍打著。

「妳要大力的摳,沒到高潮前不能停下來。如果妳不聽話,下次我
就不幹妳了喔?」我像拿著糖誘拐著小孩的說。

『不行,不行,這樣會壞掉,會壞掉的。』她帶著求饒的語氣說。

「感覺妳還可以說話,應該還不夠吧?」我想知道她的極限會在那
裡的說。

「好,妳先停下來聽我說。」我要她停下摳弄的動作。

『嗯~』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妳把溼了的手指放到口中舔乾淨。」我要她依著我的指示。

『滋~滋~』她發出了吸吮聲。

「妳喜歡淫水的味道吧?」我問她。

『嗯,很喜歡。』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帶著怎樣的眼神說著。

「好,然後你把食指和中指都舔溼。」我接著說。

『嗯,滋~~~』她吸的聲響愈來愈大。

「然後,一樣的姿勢,把妳的手指,兩隻,慢慢的插進小穴!」我
慢條斯理的說。

『不行,不行,我沒辦法插兩隻進去,小穴會受不了的。』她很驚
恐的說。

「妳相信我,不會痛的,不然妳怎麼能讓肉棒進去呢?妳先慢慢的,
等到身體習慣了再開始動自己的手指。」我哄著她說。

『啊~插進~去~了』在完整說出這個句子前她停頓了一下,讓最
後的幾個字明顯提高了音調。

「會痛嗎,不會的話慢慢開始摳自己的穴,裡面的水很多吧!想像
把妳的小穴的水全部摳出來。」我套弄著自己,愈握愈緊的套弄。

『嗯,有點痛,但是...又好爽!』我聽見她在欲罷不能的持
續摳弄著。

「那就大力,摳得愈快愈好,妳會很爽很爽的。」我引誘著她。

『啊~天啊~喔~好爽喔,小穴要壞掉了,你為什麼要欺負我,啊
~我要丟!要丟~要丟了~~~』接著,我覺得她像是無意識的發
出接近哭泣的聲音,喘息延續了許久。

地毯邊的地磚上遠近不同的有著一些我的精液。

她在意識清醒過來後,跟我說:
『我從沒有這種感覺過,子宮像是一陣又一陣的收縮,好誇張的感
覺。』


就這樣,我們一直在天還未暗的傍晚開始通話,中間歷經了女友打

來的電話,那像一個讓我們暫時喘息的中場休息時間。

在我有意識的驚覺我們都還沒吃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所

以我們放過對方而好像結束了這一個荒淫的週六假日。


但凌晨二點左右當我打算睡覺前再和她互道一聲晚安,來結束忙碌

的一天時又和她通了話,結果是我們又電愛了到了凌晨四點左右。


週日下午因清洗早上運動完的汗水而沖澡時,發現龜頭的邊緣處有

種磨擦過度的疼痛感。


我不確定到底是誰贏了這種戰爭,真的是她受控於我的命令之中嗎

?又或者有些時候,展現軟弱是種最主動的堅強?


過年應景來寫個春聯好了:

     無 遠 弗 屆  激 情
                    
                    
                    
                    
                    
                    
                    


註:我想挑戰跟「十一歲」的小女生電愛,看到文章請與服務台連絡!

@pelight


4 則留言:

  1. 11歲......
    小妹妹們小心怪叔叔出沒!!

    回覆刪除
  2. 她前幾天跟我說她十一歲,然後昨天跟我說她十二歲了、過完年十三歲,果然是女孩心也是海底針。

    回覆刪除
  3. 面對這樣的年紀,男生真能提起欲望?

    回覆刪除
  4. to狗哥:那年紀只是「號稱」的...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