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

性。別之外

文/你看看你


我是一個異性戀男,即便經過這個「事件」之後。

大學時代我偶爾會在閒的發慌,
又或者在精蟲上腦的時候,上聊天室或BBS待著。
我不確定是不是有「男性」有過與我同樣的想法- 
若肛著同性/雙性戀的男性時,
我的下體受到擠壓的興奮感會不會變的與性別無關?

所以我在BBS成功的邀約到一位男性,
一個有女友的男性。
他告訴我曾經幫學長按摩的過程中,
主動拉開學長有反應的褲襠,然後口交起來。
從此開啟他不為人知的禁忌生活;
反倒談及與女友的性事時,
不見他在描述與學長的禁忌關係時發亮的眼神。
我們約在租處的樓下。
如同他就讀的「教職體系」大學一樣,中規中矩的長像。

然後我的心跳如同預知並引領待會要上床的女性到我房內一樣,
忐忑卻無不安。
在他答應見面時,已經告知我他會準備好需要的東西,
包含保險套和潤滑液,要我準備好身體就行。
進了房門大約是接近傍晚的時間,天還亮著。
他要我拉上窗帘、關上燈。
可能是早有默契知道我們各自需要的東西,
我問他是不是要直接開始?

他則是禮貌地說:「你先去洗一洗,然後我幫你舔吧!」
我進了浴室局部清洗了自己的下體,
在淫糜的氣氛之中,它有些充血。
我穿著四角褲走出浴室後,隨即坐在有扶手的電腦椅上。
接著他跪下,用上抬的眼神看著我的肉棒,慢慢的開始吞吐了起來。
我沒有因為他的性別感覺特別的興奮或不興奮,
那就像是一場性愛的演出,我們各自取悅著。

不同於以往被「女生」口交的經驗,他偏好在吞吐幾下後,
改用些微較女生粗糙的掌心,順時、逆時隨機的摩擦我的龜頭,
前列腺液在沾滿他的手心後,他再用舌頭去舔舐乾淨給我看。

也許是同性間相互了解在雲雨的過程「需要」的是什麼,
他就適時的將之演繹出來。
接著我在身體準備好興奮的硬度後,
起身示意要開始與他「進出」的活動。
一開始他可能擔心我不得其門而入- 
先用背朝我的方式,上位抓著我的陰莖進入。
隨著他的主動擺腰,我慢慢也抓住了節奏,
說穿了和與異性性交並無太大的不同。
最大的不同是他也同時套弄著自己勃起的陰莖。
接著我們換了幾個姿勢,包含從後面轉為正面。

正面的傳教士位對於男男其實有些彆扭- 
因為角度的關係他必須把屁股些微離地,以便順利進入肛門;
同時,我前進的時候會正視著他勃起的陽具。
但一旦進入後,當我閉上眼睛感受時,
我並不會有意識想到肛門和陰穴的明顯區別。
衝擊的是當我張開眼睛時,
我看到一個男生陶醉的表情在我面前打起手槍,
十足欠幹的表情。

他可能對於這樣的情景有些迷亂,
突然雙手勾上我的脖子,開始吻我。
一開始我並沒有打算太過激烈的反抗,
但隨著他伸舌頭後傳遞而來的嗅覺,
我的情慾在嗅到「男體」的氣味後開始抗拒。

我對他說:「接吻就可以免了吧,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過程之中我並沒有任何一刻接觸到他的陰莖。
可能為了擦槍走火的安全起見、和射精的方便,
他在被我肛交的過程中也始終戴著保險套。

他早先我一些,射精在保險套之中。
然後菊花仍舊被我玩弄著,直到我也射出我的精液。
和女體作愛的過程中,有時候會因興奮程度的衰減,
到了抽插的後期剩的只是「射精了就好了吧」的念頭。
機械式的速度,也避免女性因為不見男性的精液,
而懷疑是不是因為自己技術不好而無法讓男性射出來的失落。
和「他」作愛的過程並沒有這類的感覺,自然地結束。

他下樓時說了不需要我送而自己靜靜的離開,
我想這是「男性」性格的表現,所以我也不打算侵犯。
那之後偶而他會傳來一封簡訊說想念我的低吟和我的陽具,
但我們並沒有再一次的見面。

很奇異的,我的第一次肛交不是給了任何一個「女性」。
而是一個有著女友的男性。
現在我偶爾還是會上上聊天室,
看著「三性」主動邀約我幫我口交。

但硬要說的話,
我還是覺得抽插完女友卻轉過身去幫男人口交的男人,
會更有趣一些;
況且,沒有一個女友會懷疑一個男性走進男友的房間,
是叫做「偷情」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