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RE: A片啟蒙

哆啦A夢 資料夾

看了大家的A片啟蒙,我也想來說說自己與A片的故事。


自從在 告解文 提到的第一次在國小看了金髮的消防車大戰後,對於這個「成人」世界的好奇心就不停在尋找奔放的窗口。

我記得上了國中後,聽家裡有接有線電視的同學每每提到深夜總是有不少露點的激情節目,那時也沒有所謂的電影分級,好像滿相信12點後未成年的大家都會乖乖上床睡覺。

加上我記得早期的鎖碼台是不需要解碼棒這種東西的,我恨自己沒有恭逢那個百花齊放的年代XD。有時候會到同學家玩,總是藉故想待的晚一點,愈接近12點你會發現大家都穿的愈來愈少,電影台的片子也口味愈來愈重,但總是沒辦法待到超過12點的「成人線」就得乖乖回家。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幾個人在同學C家坐在沙發上看著三級片,C卻偏要待在可以由窗口看見電視的小房間一個人坐著,假裝跟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我們幾個對於這樣的情況感到十分詭異,當眼神交會溝通過後,達成默契就起身衝到他的小房間看他到底幹嘛,他緊張的明顯做了拉起褲子的動作,接著轉過身去背朝我們大叫說:「幹嘛啦!」不待他解釋大家協力拉下了他的褲子,只見類似小YG之類牌子的白色內褲捲成一條線狀,停在了大約他的屁股二分之一山腰的地方。沒錯,他真是天真的以為邊打槍邊聊天不會被我們發現!

之後鎖碼台變成需要解碼棒才可以看得到,12點後的露點節目似乎也不再是那麼多,所以我開始轉戰另一個同學家。他爸房間內的小電視總是接著解碼棒,所以有時候當他爸外出工作的假日,我就到他家待上幾個小時。通常我去的時候是由他把風,好讓他在外面看老爸會不會突然回來,而且心照不宣的通常會在房間裡放上一包衛生紙,所以眾所皆知的 三寶 (彩虹、星穎、新東寶)回憶也在我心中深植。

一直到高中念書,從解碼棒我進階到了另一世界之中- 錄影帶A片。我記得不知道是學長還是誰流傳下來的「公開秘密」,由於我是住宿生,在我們學校宿舍的隔壁一條街上有一家錄影帶出租店。外觀看來極其平常,但裡面卻有不少的好東西。A片通常不會擺在出租架上,所以你必須說出「通關密語」才看得到東西。(甚至後來我們還開發了另一間錄影帶店,但這間的老闆比較龜毛,有時候會查身分證,而這間的A片則是放在一個在可以推動的影帶架後面的小房間。)

一開始聽說的時候我並不是太相信,甚至擔心自己青澀的外表會被老闆大罵這個只租給成年人喔!但看到室友外出後帶回來的戰利品實在受不了誘惑。有一天我鼓起勇氣,走到櫃台,忐忑不安的說出:「老闆,有火山的嗎?」老闆先是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習已為常的,從櫃台下方抱出了一箱感覺像用盜拷的錄影帶,連上面的字都像他自己寫的!年代久遠我已經記不得這些片子到底有著那些名字,只知道沒有截圖,沒有劇情簡介,一切靠你的手氣!跟現在的刮刮樂有異曲同工之妙。

所以我會在假日回家前先去租個一兩片,半夜等到父母都睡的時候,開始看看這次的手氣到底如何,真是激情又冒險的高中時光!想到這個我不得不提有一次,當我在看火山「噴射」看的正起勁的時候,突然畫面就不見了,接著聽到錄放影機卡帶的聲音。我心想完蛋了,被老爸發現我看A片還卡住弄壞錄放影機我事情就大條了。我索性拆開錄放影機的外殼,用暴力取出了卡住的錄影帶,有一大段的帶子就像你在緞帶舞中看到的那條差不多的感覺。慢慢的我把它捲回錄影帶中,然後蓋上錄放影機的殼子。

隔天我故意在老爸看到的時候把正常的影片放進錄放影機然後說:「老爸,這機器好像怪怪的」;然後把片子還到出租店的之後,我只能說下一個租到這部的人手氣可能真的不太好。

高中時期除了租A片,我們寢室還有一個良好的風俗- 不定期的集資去購買新出的色情雜誌、寫真集,或者是一些像墨水噴過頭、整本都黑黑的小本A漫傳閱。有一次突然有人發現雜誌的內容少了一張,就在大家找兇手的時候,有一個人正從浴室滿臉爽意的走回來,拿著雜誌的人打開到那一個缺頁的地方對著最有嫌疑的「他」,他笑笑的從口袋中拿著一個折成四分之一的大小的紙張攤開說:「嘿嘿,在這裡啦!」接著是被大家一頓的狂毆。

上了大學有了電腦、網路,資訊開始爆炸起來。那時候我們學校有一個A片的集散地,光用網路芳鄰不需要下載就可以進行試看的動作 (有時候根本就是直接看不抓回來)。而且架設這個集散地的人真是佛心來的,他知道資源分享的強大,所以他甚至還有開放的資料夾供大家上傳,最後他會好好的幫大家分成各式各樣的類別,就這樣的良性循環。要emule嗎?免;要bt嗎?免;要免空嗎?都免。

但不同的是以前光是有A片看就硬的要命的「他」,也慢慢的培養出審美觀,和評論劇情原創性的能力。所以雖然我也如一樣偏好沒有馬賽克的A片,但如果是劇情夠有FU,我想我還是會願意好好珍藏一下。所以常常心血來潮,還是會情不自禁的去尋找 SOD 又出了什麼有趣的影片。

再來講到A片,我想不得不提一下獸皇系列。對於這種影片我稱不上喜歡或討厭,純粹就是好奇心使然。但我總是對於把馬、狗、或其他族繁不及備載的動物們生殖器放入嘴裡或陰戶裡的女優感到無限的景仰。但這麼說好像有點自打嘴巴,因為我也總是進行著人獸交的社交活動。

最後,若要說這幾年最深植我心中的一個女優名字,我想我會把票投給「持月真由」,雖然有的人覺得她沉默地像條死魚。

對了,最後的最後,我也需要有人留電話給我呀!

@pelight


4 則留言:

  1. to馬未央:不要試聽看猩猩叫嗎?;to桃胖:是要燒一片給你當過年紅包嗎?to WHYDOWE:有空我會看看羽月希的片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