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說與不說之間

新室友從日本回來,他的朋友Masa剛好來家裡做客過夜,言談中得知原來Masa跟佑是同鄉出身,並且因為兩人都是到義大利學做義大利料理而熟識。於是室友就寢後,我們兩個便把酒言歡,聊佑,聊Masa的女朋友。

喝到大概早上四點半,Masa大概有些醉意,

「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你說啊。』
「我可以偷你的嘴唇嗎?」(Can I steal your lips?)
『啊?』

我以為是我聽錯了,想說會不會是日文口音太重造成我聽覺錯亂,沒想到Masa突然就親了上來。我坐在那邊有點傻住,沒有回應;親了幾下之後Masa才連忙道歉。可能因為共同認識的朋友太多,加上他真的是很有趣的人,為了怕日後尷尬,我只是站起來、拍拍他的肩膀,說:「沒關係,你只是喝醉了」。

==============================================================================

佑上星期傳訊息給我說他回到翡冷翠了,帶了小禮物要給我。算一算,我們約莫一個多月沒見面連絡、兩個月左右沒做愛了。但是見到他,還是如往常一樣,小喝、小聊、然後上床。

突然佑要在進入我的時候,跟我說:「恩…因為很久沒有做愛了,所以會很快出來,真的很不好意思。」

咦?

但我還是說沒關係。我想不出那當下是要回應什麼,難道前戲都到一半了還要把他推開叫他不要跟我做嗎?換個角度想,我倒是暗自慶幸的告訴自己,這兩個月他沒有跟別的女人做愛,所以早點洩洪,算正常吧?

==============================================================================

之後我突然開始思考,他們兩個要親吻我也好、要早點洩洪也好,有必要先跟我說嗎?

可能是出自於一種禮貌上的尊重(還是日本男人真的很在乎對方生理上的感受?),但是在接吻或者做愛的那個當下,總覺得可能100%的驚喜庾激情都減滅了。Masa我或許可以理解,可能是想要親親看,卻又卡在我們有共同的朋友,覺得禮貌性問一下試探我的反應。但是佑,事後想想我不免有點失落,如果Masa真的是如我所說的那樣,那,佑的坦白在我們之間未免也太客套?

其實我也不確定哪種感覺比較差,畢竟激情有的時後是在事發當下瞬間被點燃的,才會有乾柴碰上烈火。Masa的吻我當然在那當下是完全沒有感覺、更不要說享受著回應他,我想這不管他有先拿出那套有點下三濫的台詞與否,結果都是一樣。但是和佑做愛,我還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寧願他事先告訴我。已經預知我可能達不到高潮他就會洩洪,然後帶著失落、或者,事先不知道他會那麼快結束,而帶著失望?

但如果撇開那些,我還是希望我的男人就直接來吧。只要有那麼一刻我是屬於你的,不管怎麼樣,我都是如此心甘情願的讓你擺弄啊!


p.s. 讓我想到前天晚上我看的電影「劍雨」,大S飾演的那個瘋婆子對著應該是個很屌卻是個太監的黑石幫主說:「你知道我為什麼殺了我第一任丈夫嗎?因為他『不行』,而你是『沒有』!」幫主不服的說:「我行的!有了達摩遺體之後,我會在長出來!我是個男人!」(之類的台詞)啊~如果我是大S飾演的角色,我還真不知道我願不願意等幫主長出屌兒來呢!(笑)

2 則留言:

  1. XDD
    有時候人大概以為他先「說」了就比較沒有罪惡感吧。
    我碰到的是,一開始就跟我說"I'm very selfish. I'm a bastard. I've admitted it."大概就可以justify他的行為...(攤手)
    有些話說出來感覺客套;有些話說出來反而有種power,關於這點我就要去研究羅蘭巴特了:P

    回覆刪除
  2. 不過如果我碰到的男人對我說你碰到的男人那樣子的話,
    我大概會有種被虐的快感出現...XD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