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自動門

圖片取自


「叫給我聽。」
『你以為我是自動門?人走過就打開?』



*****************************

不曉得,你有沒有當過誰的自動門?

前幾天我做了一個夢:
一個女生,睡在我旁邊,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哭累睡著了。我的晚餐
是饅魚飯,不知道興奮的是饅魚還是我?下面突然就硬了。我撥了
一通電話給另一個女生躲進廁所手淫,用氣若游絲的聲音說:
「叫給我聽!」

對方笑著說:『這樣你也能打,真是服了你。』

在為睡著的她表現的堅強中退防後,我開始尋求寄託,本想用情慾
轉移或者掩飾的,反而變得一覽無遺,帶點可笑。

『想哭就抱著她大哭就好,這樣像個生著悶氣的女人,死娘砲。』
她的簡訊說。

夢就醒了。

我記得在什麼地方看過一句話:「我之所以笑只是因為我不能哭,
如此而已。」哭不好嗎?其實我沒有這樣覺得,我只是不愛那種兩
個人抱在一起沉溺的感覺,至少輪流哭可能好一點。或者總有一些
什麼時候,對方需要的是你臂彎下的依靠。

回到自動門。

事實上被別人當做約見面就是為了幹的感覺是糟糕透頂的,通常這
挾帶了其中一方的愛戀才比較可能維持。當然純粹的性需求一拍即
合也不無可能;有一種則是:
你為了誰當著他的自動門,你總是為他的身影倘開,不管他是用什
麼樣的形式出現,也許他出現時總是帶著情慾,但那不過是你們習
慣的默契,習慣的交談方式;那身後可能有一些什麼樣的心照不宣
,甚至強烈到根本說不出口的。反之,他亦是看見你就打開的一扇
門。

我不知道怎麼稱呼這種關係,當然愛情也可能包含這一種形態;但
這種形態卻不一定是有愛戀的成份,或者說,就來就不需要擁有的
愛戀。

下一次,經過一扇自動門,你會想起誰嗎?

歡迎光臨。

@peligh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