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十年之間



在我邁入27歲的前一天,我把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給讀完了。

雖然這本書已經出版了十年之有,卻是我第一次讀。而在火車上讀完後,忍不住的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那書中錯綜複雜的愛慾關係,讓我久久難以消化。

性與愛,真的可以徹底的分割嗎?這個問題從之前就一直困擾著我,讀了這本書之後,更讓我對我和佑的關係感到茫然。

十年前的我,17歲。那時的我還很天真的相信著人們因為愛情而有了性。

第一次破處,卻是在我和我當時的日本男友志門交往了一年之後才發生的;而且發生的理由也不是氣氛佳、燈光美,而是因為我的日本好朋友一直勸導我,說,志門只是尊重我,所以一直忍著沒做,但男生一定非常想要。

有一天我問了志門,「你真的想要嗎?」
『會想啊。』他說。
「恩……那,我們做吧。」

於是我們做了,完事之後我抱著他大哭。我告訴他,「我跟你做是因為我真的很愛你唷!」,然後他也是緊緊的抱著我、哄著我。

那時後的愛很單純、性也很單純。


十年後的我,27歲。所有的愛似乎都有了利害關係、所有的性也都只是純粹的發洩。曾經如此執著着先得要有愛才有性的那個我,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呢?

有時候我會想,佑是否就像書中的渡邊或者永澤兄一樣,可能在某個地方已經有了愛人或女朋友,但是還是想從外面找點什麼人做愛,心中存著,「對於女友的愛」跟和「在外面和女人做愛只是純粹性交」是兩回事的想法。

連我自己也不確定我喜歡他,是存著什麼樣的因素;畢竟,我們每次見面就是小酌、聊天、做愛,以這樣的模式到現在也維持了八個月,說不上了解彼此太多。但是自從好友們陸續離開這個城市之後,心理對他的依賴也更多了:他似乎也知道,所以常常對於不能陪在我身邊而一昧的道歉。、

生日那天,我一直期待著他捎來祝福的簡訊或者電話,可是直到那一天快要結束,他才傳簡訊告訴我,說他做了生日蛋糕,要帶過來給我。我好開心。他來的時候其實我已經很累了,但是我還是跟他繼續維持著慣有的模式,小酌、聊天、做愛。

做完之後,我告訴他我前兩個禮拜一到週末幾乎就開始哭,我很想念我的好朋友們,常常自己一個人很孤單著;他沒說什麼,只是把我抱得更緊,不停的撫摸我的頭髮,親吻著我的額頭。

我差點脫口對他說「我愛你」。

那一刻我真的深切的感受到墜入情網的感覺。但是在那句話脫口而出之前,我急忙又吞了下去。我跟他之間,不就只是床伴關係嗎?



對照著17歲的當時,現在性似乎要比愛還要容易多了,是否,不要再增加無謂的負擔?我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非得等到很確定對方跟我是如此的相愛後,才和他發生關係;可是,我不得不承認,現在我確實相信由性可能產生的愛。

我們都不要說破,但是某種愛的確存在我們之間。

這似乎就是我這十年之間,最大的改變了。

4 則留言:

  1. 我能理解..
    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回覆刪除
  2. 似乎~悲傷的故事才會引起漣漪~?

    回覆刪除
  3. @丟架:你間接透露出年紀了......

    @And: No..not that bad actually. Just a bit sentimental since i just turned 27...another year older..lol

    @小蝶:你的留言我想了好久要怎麼回比較好...所以請原諒我這麼晚才回。應該不能說是悲傷的才會引起漣漪,只是一般人剛好悲傷的東西都不外乎相同,也就容易有感同身受的感覺。對於快樂,大家的定義畢竟不同,想要的也不一樣,所以今天我可能覺得有人陪在我身邊我就快樂,不代表你或別人會這樣想;可能有人想要更多才會快樂。

    我不確定我有沒有正確回應你想表達的意思,不過確實我好像是個悲情寫手 :p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