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

葬花

文/OrcT


聽首歌好嗎?

Cain's Offering - Into The Blue
(歌詞會附在文末)

--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繫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紅樓夢二十七回


--


那一年我二十歲左右,因為我天生親女性,
加上我的傾聽天賦有點滿,
因此當時我身邊有著很多女生出沒。


在這之前我其實對自己充滿自卑,我甚至不敢讓自己的照片外流,
無名也只有文章以及別人拍的好看照片,並不像現在這樣動不動就拍裸照,
三不五時就讓我的小雞雞出來跟大家見面之類的。


所以一下子身邊出現了這麼多女性,只會讓我眼花撩亂目不暇幾,
別人是求女心切天天汪踢歐兔西斯拼財力、拼才情、博感情,
而我則是msn女性名單多到我必須封鎖無感的、刪除不脫的等等。


一個人的自卑最後會演變成自大,
一個人身邊的資源太多最後只會變成浪費。


那時候的自卑,讓我滿嘴謊言,
那時候的自大,讓我覺得我可以討好多個女人,
我現在回頭去想我那時候,真的真的是一個混帳阿,
雖然現在的我依然是個混帳、是個色情胖小子(大叔?),
可是我現在非常非常的誠實。


像我有時候只有六下我都有說出來喔(大羞)

而在那時候我遇見了一個女人,一個讓我至今都會懷著愧歉的女人。


--


那是一個夏天,一個一樣無聊的夏天,
沒有陽光沙灘比基尼也沒有衝浪板的夏天,
而我一樣在熱情的港都、文化的沙漠、
就算是夏天美眉還是穿很多的高雄。


她的出現沒有什麼特別的,
沒有什麼從天而降的天使還是人群之中你最亮眼的感覺,
就是很簡單的一句:「嘿,你聽Metallica喔!?我也是呢~」的水球,
然後她就出現在我的生活裡了。


她沒有特別漂亮、沒有特別標致、沒有特別瘦、沒有特別有才華,
她最特別的是她很辣,然後眼睛很漂亮,如此,這樣,就這些。


什麼叫做很辣?簡單來說就是投我所好。


只要我看得到她的時候,她永遠上著妝、
穿著低胸、塗著指甲油、穿著短裙、高跟鞋,
喔幹,你說多辣就有多辣,老兄我真的不蓋你。(p.s.大紅色指甲油有夠騷)


--


那個時候我們根本沒談到交往這件事情,在我那個年代裡,
好像流傳著「順其自然就交往,話不說開炮最美。」的傳說。


就是類似:「聽說,只要在沒告白前就打炮,
那就可以相知、相惜、相守一輩子唷~」
的那種傳說,我想大家應該都經歷過這種橋段吧,
一定有的吧!喂~說有阿你們!


所以當時我們只享受彼此的存在,整個就是處於很曖昧的情況,
這也就是我至今還是有愧歉的原因。


因為他媽的最要不得的是在那時候,我自卑。


我覺得我胖、我覺得我短、我覺得我快、我覺得我醜,我覺得我只有六下!
我覺得我身邊有著這麼多女人,
已經是上天給我的恩賜而我下輩子一定要出家的程度,
所以我不應該跟她們打炮,囧。


--


那一天,晚上六點多,她從台南獨自騎車南下到高雄楠梓找我,
然後一起到新堀江逛街,要是你也在現場,你一定會超羨慕我,
一個穿著身穿低胸圓領貼身衣服+超短學院風格子百褶裙,
接著搭了一雙過膝黑長襪配白色三吋高跟鞋的辣妹,
挽著我的手逛高跟鞋店,然後胸部一直貼著我的手臂,
杯一整個就是快爆了。


她還一直低下身子挑鞋子,然後抬頭問我:「這樣可以嗎?」
喔不~~~那真的搞的我超想拿著攝影機配環型持續燈在高跟鞋店將她就地正法。


當她挑了一雙粉紅色漆皮三吋高跟鞋之後,
她說:「走,我帶你去一個在地人都推薦的地方。」


以前我的生活圈是在北高雄,最遠就是到新堀江這邊,
我從來都沒到過鹽埕,也從來都不知道有「堀江」這種地方。


為了防止大家不了解,所以簡單做個說明,整個堀江地區由五福路貫穿,
新堀江百般絢麗,逛街美眉平均年齡層不過二十五,
而另一邊的堀江則是日落黃山,逛街美眉平均年齡不低於五十五,
而從新堀江到舊堀江,勢必得經過愛河。


當我載著她經過愛河的時候,因為那河還真的很漂亮,
所以我們就順便逛了一下愛河。


我牽著她的手走在愛河邊,我們什麼話都沒說,
聽著音樂聞著咖啡香,然後她說:「你喜歡我嗎?」
我說了:「對,我喜歡妳。」


可是我其實根本就沒有想到喜不喜歡這件事阿!


--


最後我們買了好多煙,回到我家,我清楚明白的知道接下來的發展會是怎樣,
所以我趕緊打開天堂練功不讓她有機會得逞,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是覺得不可以打炮。


可是她把我叫到床邊,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說:
「我好開心你說你喜歡我,你有感受到我開心的心跳嗎?」


幹這小女孩不愧是中文系的,潘金蓮上身都能吟著詩,
於是我回她:「呃...是32C嗎?」


接著我就聽到我天堂的人物死掉的聲音:「阿呃...」
於是我又跑回電腦桌前登出,抽根煙冷靜一下。


可是她已經在脫衣服了,然後我也勃起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後來我們裸體躺在床上,


她吻我、柔軟還沾滿油亮唇蜜的雙唇在我的臉頰落下,
慢慢地滑到我的鼻翼、鼻尖、眉心,最後捧著我的臉親著我的嘴唇,
靈活濕滑的小舌輕輕地敲開雙齒侵入口腔,調皮的在滿是唾液的腔裡肆虐,
我聽到了她的輕聲呻吟,感受到了她的濕滑柔嫩,
有股熱氣從我們接吻的縫隙中流洩而出,就像靈魂出竅、吐了魂魄出來一樣。
但那並不恐怖,而是愉悅的迷失與堆疊。


她舔我、舌尖離開潮溼的口腔之後滑到了下顎,
用舌尖輕輕滑過長滿鬍渣的下巴,
舌頭順著身體往下探,從舌尖輕掃換成了舌片的沾染,
唾液一點一滴的染上我身,
我聽著令人感到迷情的吸吮聲響,醉心在如此愉悅的舌唇交響樂曲中。


她接著咬著我的乳頭,我猛烈的吸氣並和緩的低吼出聲,
我押著她的頭顱,聽她略帶痛苦的喘息以及享受她越發激烈卻相對溫柔的啃咬。


「我要你記著,在你面前我可以什麼都是;包含變成一個蕩婦。」


她愛撫我、用纖細的指腹滑過我光滑的肚皮,指尖輕順著肚子上稀疏的毛髮,
順時針的畫著圓圈,從日本時間劃到了美西時間。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激烈!


「如果妳只是這樣逗我,那我要自己打手槍了。」


我開始撫摸自己,
用我粗糙的手掌摩擦自己的龜頭,
也用沾滿藍peace味道的手指握著自己。


死命、死命、死命的套弄著,我需要宣洩自己積在身體裡的慾望,
因為如果我得不到,那我身體理會升起極大的騷動。


「你拼命取悅自己的樣子好可愛噢!」


她的手貼了上來,用她的手壓著我的手,慢慢的套弄著。


「慢慢來,慢慢來,慢...我在...我陪你。」


最後我在她的陪伴下,把我發燙的白濁精液弄的到處都是,
她下身探去,一點一點的全部通通舔乾淨。


「我說,我可以是你的蕩婦...」


她取悅我,她用她的方式讓我舒服,用最貼近身體的陪伴來消弭我的羞恥,
她面對了最真實、最原始的我。


最後她開始吹我,把我從剛高潮過後的委靡再次拉上興奮的高峰。


「可以了...可以幹我了...好嗎?」


--


如果激情是把無敵刃,那理智就是面不破盾,
我的大半精液去了,而我的過半理智也來了。


事情發展到這樣,我停下來說我才不要幹你呢~
好像會讓她很受傷。


可是一直發展下去,如果真的打炮了我又無法接受。


當下真的好矛盾,
就像無敵的刃砍向不破的盾,
得到的永遠都不是勝負而是拉扯,
而且重點是我好怕我只有六下噢!(很在意)


所以我喘著氣,我持續說著對不起,好像做惡夢的低吟一樣,
一直對不起一直對不起,直到她停止動作,然後起身坐在我身邊。


--


那一夜,我們沒有擁抱,而我在客廳沙發睡覺。


--


隔天我醒的很晚,起身時她已經走了,桌上有著鍋貼跟豆漿,
早餐下面有著一張紙條,跟一包黑惡魔,
紙上寫著林黛玉的葬花詞。


葬花是很美很浪漫的畫面,京劇也會演,
電影梅蘭芳也有出現過,是很有名的一段詞,
中文系的我想都學過。大意是在描寫情愫發展以至成熟,
卻無人作主,感情始終不被承認的苦的衍生。


我看著紙條,沒哭,打開窗打開打火機打開她留下的黑惡魔,
我什麼都打了,就是沒打炮。


「真的是個混帳阿!」我邊抽邊這樣想著


--


之後她就一直躲著我,我一直找她卻遍尋不著,
並不是想要挽回什麼,
只是想把真實的感覺跟她一五一十說清楚,
可是她就是躲著,就是消失了。


這件事情讓我學會誠實,學會坦承,
學會只想跟她上床你也要跟人家說清楚,
不要怕搞不到人家,就騙人家說你有多愛她。


我從來都不會否認自己是個多骯髒的人,
也從不覺得自己就應該被歸類在好人的那一邊,
我只是不斷的告知自己,在這些事情之後,
我應該更誠實的過生活。


--


距離這件事許久年後的最近,因為我在網路胡扯自己的故事,
而讓她再度想起了我,她寫了一封信給我,內容就是最上面那首歌。


歌詞如下:


Cain's Offering - Into The Blue (歌詞&翻譯:ptt_a411120)


Once long ago I was young and naive
I dared to hope and I dared to dream
Once long ago lights were brighter for me
This world was mine to keep


很久以前,我年少又天真
當時的我敢希望、敢夢想
很久以前,光線為了我變得更加明亮
整個世界彷彿為了我而存在


I traveled so far defying the dawn
Just to see where this road leads
My foolish hunt, unbroken unscarred was whole
..and then there was you.


當時的我無視於黎明,行至遠方
就為了看那道路通向何處
這趟可笑的追尋,一路上不曾感到心碎、也未留下傷痕
..然後我遇見了妳


Once long ago I felt lost without you
And life had lift me high and dry
Once long ago didn't know what to do
Alone inside my mind


很久以前,我因失去妳而感到失落
生命因而陷入了困境
很久以前,我茫然不知所措
只剩下孤獨留在我的心中


So far away, from where I'm today
No one could reach my heart
Until the day my darkness fade away
And into the blue


這一切距離現在的我好遠
沒有人能觸摸到我的內心
一直到我心中黑暗褪去
並迎向蔚藍的那天


[A]
Out of the darkness and into the blue
Still broken and scarred but I'm over you
For every scar and every tear that falls
Means I'm healing


走出黑暗,迎向蔚藍
儘管我仍心碎、仍傷痕累累,但已不在乎妳
每一道傷痕、每一滴掉下的眼淚
都代表我已能療傷


Where are you now, are you thinking of me?
When you look in the mirror, what do you see?
The burden you bear and the secret you keep
Reminding you endlessly


此刻妳在何方?在想我嗎?
當妳望向鏡中,看到了些什麼?
妳背負的重擔和保守的秘密
將不斷提醒妳(過去的一切)


I've been broken for a while
But I'm not missing you


我已心碎好一陣子
但我並不想妳


[A]


[B]
Out of the darkness; into the blue
Where you don't want me and I don't need you
Thou I'm down and thou I'm torn apart
I'm still breathing


走出黑暗,迎向蔚藍
在那兒妳不想要我,我不需要妳
儘管我已跌落千里,儘管我已被撕裂成千份
我仍然活得下去(∵呼吸)


[A]


[B]


Out of the darkness and into the blue
Where you don't want me and I don't need you
Thou I'm down and thou I'm torn apart
My heart's beating


走出黑暗,迎向蔚藍
在那兒妳不想要我,我不需要妳
儘管我已跌落千里,儘管我已被撕裂成千份
我仍然活得下去(∵心跳)

2 則留言:

  1. Black Devil used to be my favourite...
    Thanks for reminding me of that, at least.
    讓我又想出去點煙散步了。

    回覆刪除
  2. 如果可以另你想起什麼事情,
    那我想文章就成功了:)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