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成全

文/OrcT

雲林老家外的鄉間小路安靜的像是可以聽見風的腳步聲,
這是一種令人無法沈溺的安靜,有些感覺正在心裡騷動,
正一字一句吐著真言。

我在想,SM是不是一種互相成全,
我比一般人幸運的多,我擁有過奴,
是真實的擁有而不是短刻的暫留,
是一起生活而不是倦鳥歸巢的互守。

--

在真實的見面之前,我們只有文字與信件的交流,
我欣賞著她的智慧,傾心於她在信件來回文字間傳達出來的氣質。

對於女人,我的確是一個有著明確喜歡的類型,
對於M,我在乎的確實不在對方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上,
可是她,在見面的瞬間我就明白她是我的菜。

童顏貧乳、長髮、日系可愛類型、小麥膚色、大而肉感的臀部等等,
無不一一擊中我的喜好。

請容我再度強調,我其實不挑,任何人都可以是我的菜,
只是她剛好是我覺得美味的菜而已。

--


她確實是一個M,但她也確實不是一個一般的M,
她可以很聽話,但是她想找的是一個她不想聽命的主人,
她可以奉獻一切,把自己燃燒殆盡,但是這次她想找的是一個會點火燒死她的主人。

她的確是一個M,但是這次她想找的,是一個她不認同的主人,
她想被殺害、被摧毀、被破壞,直至不成人形。

她想要的,其實就是一個單純的主人,
沒有感情、沒有憐憫、沒有關心、沒有在乎,
她要的,其實只是一個關係。

在這關係之外的,都是多餘。

而這些我現在可以輕易說出來的心得,
卻是我花了一年多才求來的頓悟。

--

我是個S,不...應該說在她之前...我認為我自己應該是個S。

對於調教的喜好,我一直說著:「我甚麼都接受」的詞句,
從來不會有一個人問過我:「你特別喜歡甚麼?」的問題,
彷彿,一個甚麼都接受的全能型S比比皆在、滿地都是一樣。



甚麼都有的人,其實也甚麼都沒有,
找不到特別之處的S,或許真的到處都是吧。

「你特別喜歡甚麼呢?是鞭打、綑綁、還是羞恥呢?」
「我特別喜歡繩子喔!從五歲不小心被繩子勒過脖子之後~」
這是她的第一個問題。

也是我的想法改變、彼此衝擊的開始。

我開始認真的想像我到底要甚麼,一直以來我都渴望有段sm關係,
一直渴求有個奴在身邊,一直一直都是。

可是對未來有著太多太多的想像,
但是走著走著卻來到了死巷,
沒有路可以繼續走,沒有彎可以向左,
最後腦袋只是一片白濁。

如果腦袋不會呻吟,那靈魂也不會出聲,
對於她的問題我最後只是選擇沈默。

因為我不知道我想要甚麼。

--


但是我們還是建立了關係,開始了我們的SM生活。

就像男生都從A片學著怎麼做愛一樣,
我也是從SM板學著怎麼當主人。

可人類總像是嗜血的白鯊,
就像女優總是安排大屌用力插,
那些經典的sm心得分享總是煽情的像火在燒。

我以為這就像在算數學公式,
全部照著演一遍我就可以成為一個合格的S。

事實上,根本不會是這個樣子的。

--

而這,成全了他的需要。

這真的很可悲,拼命的伴演著一個自認為是個好主人的角色,
做著自以為絕頂精彩的演繹,最後只成了一個他人眼裡的渾帳,
而她要的,就是一個這樣的渾帳。

她成全了我對於SM這單純的渴求,

她確實成全了,只是她選擇犧牲了其他部份。

我成全了她想要一個主人的依賴,
也剛好扮演了那不多分毫、不少分秒的那一款。

我想我的泥土床,因她而成了百合棺,
我們都在經歷心滿意足的死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