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Bohemian Lov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SBL7I6A3WQ

這是C前段時間很喜歡的一個歌手,
我跟著聽了一些,最愛這首Bohemian Love。
(後面接著的那首也很美)

最近來自C的連絡比較頻繁,
她三十歲生日那天,我們在舞池裡慶祝。
貝斯的重低音中我扯著喉嚨問她:
「如何?邁入三字頭的感覺?」

她露出一個通達眼底的笑容
「相當不錯。我交了個女朋友。」

說起來是這麼清淡的一句話,但我知道對C來說很不容易。
她的人生裡死別太多,逝去的某個情人帶走了她很大一部份。
雖然好像是花蝴蝶一隻,雨露均霑,
但各取所需,也談不上什麼感情。

把話說出來以後,接下來每次見面C三句不離愛情,
還時時要拿女友照片出來獻寶,讓我深感有趣;
畢竟之前的她跟這種粉紅色的行為很絕緣。

C是沒有什麼界線的人,她的界線只是為了讓自己更自由,
比如說:她愛慾分離;兩者之間有絕對的分野,
也只是因為如此這般她可以更加飛舞。
因此當C甚至開始跟一些對象稍微畫出界線,
這次新的感情於她有如何不同份量,不言自喻。

能夠重新投入與人深刻牽繫的關係中,
我一方面為她開心,一方面也存疑:
不是懷疑她會要失去了波西米亞的靈魂,
而是她那樣自由飛翔的鳥,真的能夠拴住自己嗎?

不出一個月,C認識了一個新女孩;
她有迷惑也有遲疑,但更多的是坦然。

如果有人也能站在我身邊一起看著她,
就知道出軌或者背叛等等詞句根本不會出現在腦海中。
她的所有感情是那麼純粹,徹頭徹尾不存在分給誰的問題;
沒有多寡、沒有比例,只是愛了,就愛。

對比當初我以為可以給她的感情,
不過是希望豢養她的牢籠。
這中間沒有對錯,只是那是對著她我所能提供,
當然對著L便是另外一種。

或許也有太多人給予她的總是伴著鐵柵,
所以她飛過一個又一個對象,
總是在枷鎖套下之前,毫不猶豫的飛離。

我曾經忖度過是什麼餵養出這樣一個自由的靈魂,
因為做不到如此輕盈所以我憧憬,並且喜愛這首歌;
波西米亞在我的想像裡是一種浪漫的自由:
其中伴自由而生的責任和代價,因拋棄世俗的規範而化約。
其中的情境每每讓我想到C。

或許那就是讓我豔羨的Bohemian Love。
或許試圖用文字捕捉那種翩然,便是自以為聰明的弄巧成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