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日 星期二

旋律

  事情的開始,要從那天晚上的skype說起。

  最近有個習慣,偶爾比較累的時候,會開著skype的通話睡。雖然我一睡著就不醒人事,但偶一為之,感覺也還不錯。




  那天晚上,我手上拿著一本小說,靠著床頭的檯燈正在看。skype開著丟在床頭,跟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準備睡覺。聊的內容一點也不鹹濕,十分的普級,只是一些很讓人感覺平和的

  聊到一半,其實也差不多晚了要睡了。她先說了晚安,我打算再看一個段落再睡。

  從喇叭裡傳來的,本來只是平穩的呼吸聲。但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呼吸聲卻慢慢的重了起來。

  下意識告訴我,這聲音感覺有點不一樣,但其實我大腦運作也有點慢了,還沒想到要去追究,只是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幾下比較大的喘氣之後,skype傳來了小小的話聲:「我要先關掉囉。」

  大腦稍微清醒了點,問了一聲為什麼,她只說「人家要……」然後就沒了下文。

  話只說了一半,這種時候當然會想問個真相。但回答的只有微弱的「人家要……那個」,說也說不清楚。那我只好說「不准關」了。

  無力的抗議聲傳了過來,不過我想是因為整個人都無力了吧,所以說話也無力,抗議也無力。這麼推不走人的抗議當然無效,所以通話繼續,我開始比較專心的把注意力從書上轉移到耳上,等待著會有什麼變化。

  沒有等很久,就在那一陣抗議聲之後,聲音馬上轉變成了比較高亢的呻吟。雖然這樣,但聲音聽起來還是輕輕柔柔的,跟做愛時一樣,有很害羞的壓抑感。

  通常做愛時,在這種時候,這種氣氛,會讓我想要說一些刺激對方的話,因為看可愛的女孩子害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不過,現在例外,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想聽,不想講。

  呻吟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傳了過來,就像有旋律一樣。

  可能是因為夜晚的緣故,只聽聲音,好像也可以想像出在網路的另一端,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身體怎樣的緊繃著。

  就只是這樣聽,我還慢慢的翻著書頁,不過注意力確確實實的被拉了過去,身體也不自主的有了反應。



  演奏到了終章,然後就平息了下來。再小小聊個兩句,很快的,兩個人都睡著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