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6日 星期日

和解

文/未央


我常常跟別人道歉。
道歉,很多時候不是真的有禮貌,而是一種習慣;
更多時候當然是因為感到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才說:對不起。


對我而言的和解,往往與道歉這個動作相連,
一般來說,是指讓「自己」好過一些,其次才是他人;
而和解所抹去的有傷痛、氣憤,更多時候是尷尬與誤解。


剛進大學那年,我住在學校宿舍,
我的位置左手邊就是房門,那晚已經過了半夜一點,熄了主燈電源。
室友睡了沒?不記得。
我還沒睡,窩在綠色的塑膠椅上;桌燈亮著,電腦螢幕在我前方。
MSN上有V的訊息,那是我無法、不知如何說更多的對話。


他問:『所以你現在在...?』
「是啊。」
『是預期的目標吧?』
「嗯,不錯囉。」
『我進這所大學實在離原本的目標有點距離。』
「想念的話,開心就好。:)」


『兩年前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我一定讓妳很受傷吧?』
窩在椅子裡的她,楞在電腦前,
『對不起,當初讓妳這麼痛苦。』
眼淚先掉了下來,接著,她才開始激動了起來,
『妳不原諒我也沒關係…』
她無聲地哭,覺得有些難過。


如果她說無法原諒他,或許可以讓他背著這個擔子再過一陣;
但她沒有這樣做,回應了:「早就原諒你了,沒想到我竟然還會難過。」


她記得兩年前,
他通常一個人過,一個人在家,母親不回去了,父親跟他常有衝突。


她記得「分手」後
早已斷了聯繫,某一晚,她突然接到他的電話,
他一直咳嗽,說他覺得好不舒服,然後又說沒事,掛斷了。
後來才從某處得知,那時他正試著燒炭自殺。
不過當下她只有恍然大悟,原來咳嗽是這麼一回事,卻沒有感覺。


已經靜置在角落默默地過了兩年,
直到這段和解,被掩蔽已久的傷痛才被帶走。
不過就是照顧朋友的女友,現在的我早已覺得沒什麼;


當初的青澀卻仍堅持著某種忠誠、某種愛與慾望不可拆開的連結。
對我最大的影響:再也不相信遠距離可以維繫得了多久。


做事不經腦袋、太過衝動是我的缺點之一,
認定是對的事情就去做,常忽略別人的感受。
有一個道歉,我等了五年半,才真的說出口,所謂的如釋重負…
有時是狀況尷尬,當下不知如何表達,事後又放不開,才又找機會說「對不起。」
絕大多數的和解,都是自私地讓自己好過,
而我偏偏是個重感情、沒安全感的人,老是深怕自己又冒犯了誰,
不想要對方因此而越距越遠,所以又會再次道歉;
但關鍵往往是:對方得願意原諒我,我才能馬上把它放下。
於是總是緊張地期待對方說「沒關係。」…


對某些人來說,要承認自己的錯誤,是件困難的事;
對我來說,只有承認自己的錯誤,我才不會被困住。


我在想,究竟還要多久,我才能跟自己「和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