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一夜孤寂

這陣子情緒波動的厲害,常常陷入一種莫名的難過或者孤單;甚至有這麼一天我一邊哭著一邊想,誰都無所謂,和我做愛、親吻擁抱撫摸著我,讓我感覺到另外那個人的體溫,好讓我知道我自己不是一個人。


我真的很害怕這種感覺。

雖然這麼說,但是上床對我來說,就像現在要我說出「我愛你」三個字一樣,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做到;我想,性愛分離的入門課程,是否得先從一夜情開始?

大二的時候,我因為自己精神出軌,和我當時交往的男朋友暫時分手;於是某天晚上我跟我一票男生室友及朋友們,窩在床上玩起了國王遊戲。因為我是當時唯一的女生,所以其實遊戲的內容都不算是太過於誇張或者淫穢。但那時的我是酒喝多了(而且喝的都是純的伏特加),就會很瘋的那種嗨咖,我也不記得到底國王有沒有指定,總之,蓋著棉被的我便開始一件件的把衣服丟出棉被外。

當時坐在我旁邊的香港朋友威廉,和我在不知不覺下親吻了起來;隨著他的手在我身上游移,我室友們很識相的離開到樓下去,放任我們之後的發展。酒精的催化下,我並沒有思考的太多,事實上除了暈眩外也無法思考,由得威廉去寬衣解帶。

事情應該是很順利很輕鬆的發展才對,他插入了我,一進一出間,等待著彼此的高潮降臨;可是沒有。我似乎被他的一進一出間給震蕩的逐漸清醒了,然後我就把他推開,衝進浴室去。

我聽見他在浴室外關心的問我「還好嗎」、「怎麼了?有沒有事?」,但我沒有回答,只是把蓮蓬頭打開,拿起肥皂猛力的擦著自己的身體,覺得自己好髒、好像怎麼洗都洗不乾淨。威廉大概知道我不想跟他講話,於是悻悻然的離開了房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我才離開浴室,仍然暈眩卻清醒的我,撥了通電話給當時暫時分手的男友。我在電話這頭一直哭,我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事情,然後我好乞求著他可不可以在電話那頭說話,直到我睡著。於是我第一次跟不是自己所愛的人的性,這種不算是一夜情的一夜情,便在哭泣以及前男友大概內心糾葛的哄著我中落幕。


所以最近當我跟朋友聊到說,我想隨便找個人上床的時候,朋友很認真的勸我不要衝動,說,在現在這種情緒不穩定的狀態下出去尋找陌生人的慰藉,只會讓事後的寂寞加倍。我不確定還有什麼寂寞,會比現在要更糟,但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確實讓我想到那次無愛亦無情的性所帶給我的難受。

一夜情後的孤寂,似乎遠遠超過夜夜寂寞的空虛。

6 則留言:

  1.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無論是什麼事情
    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的..

    伴隨激情而來的..
    永遠是空虛..

    回覆刪除
  2. 關於性愛分離這個主題,
    想留言的內容幾乎可以成篇了XD…
    我想我還是別佔版面好了:P

    回覆刪除
  3. Silvia,

    歡迎投稿喔。。。

    回覆刪除
  4. @和和吳:你沈思後的結果分享一下啊

    @丟架:我真的覺得是我們在國外呆太久了

    @Silvia:對啊,歡迎把你想說得投稿週日客座

    回覆刪除
  5. 不過我昨天有在這裡寫了簡略的留言卻不見了ˊˋ",
    再集結一起重寫好了~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