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 星期二

雜記:酒

  剛入手的高原騎士,喝到第三杯,一口一口的含在嘴裡再吞下去,突然覺得也沒想像中的那麼糟。

  今天買酒的時候,看到Absinth,也就是在小說裡常會看到,曾經被禁了約一百年的苦艾酒。

  節錄一段wiki的介紹:「苦艾酒起源於瑞士的萬能藥,後來在美國也作為一種類似的成藥而被使用。但是它的流行是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的法國,特別是在巴黎的藝術家和作家中,至今他們還將這種酒跟浪漫聯繫在一起。在鼎盛時期,世界範圍內最著名的苦艾酒品牌是法國的Pernod Fils。可就在它最流行的時候,卻被認為是一種毒品,既存在危險的成癮又會對精神產生影響的藥物,其所含的化學物質苦艾腦(側柏酮)被指出含有毒副作用。到1915年為止,許多歐洲國家及美國對苦艾酒頒布了禁令。」


  剛才是在酒專裡不小心看到的,本來只是好奇它的濃度,畢竟72.5%的酒實在很嚇人。然後聽老闆介紹說有人會一口氣喝完一shot的量,讓它的原味衝到大腦。不過聽起來實在太傷喉嚨了,所以我還是把它放回原位。

  回家之後找了一下有關這支酒的資料,主要都是說它俗稱大麻酒,有緣人喝完會有綠精靈來找你(笑)。然後就覺得,我應該帶一支回來的。

  有些時候,好像應該讓自己專心一下,專注在自己的感覺裡,不要分心去其他地方。


  我是個很容易分心的人。


  舉個和Sink有關的例子,我平常會在某些應該專注的時候,莫名奇妙的分心去想到性方面的事。想著接觸過的肉體,或想著即將要來臨的約會。想著那形狀美麗、柔軟碩大的乳房給我的手感,想著陰莖被包覆著,不停抽動時帶著陰唇翻進翻出的暢快感。想到唇舌的接觸,想到身體的接觸,整個肉體的密切接觸。

  有時候想著想著,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出了神,想的都是一些和現在開的會一點關係也沒有的事,而自己已經硬挺著下身,祈禱著自己在軟下去之前不需要站起來。

  但做愛的時候,卻也很容易分神。

  我曾經在做愛的時候,讓某人跪伏在我的眼前,屁股翹高,把美麗的陰戶抬在我面前。漂亮的臀型,白晳的肌膚,豐滿而自然下垂的乳房,就這樣毫不遮掩的任我玩弄。眼前是一幅令男人十分賁張的畫面,前一晚讓我充血至頂點,想好好大幹一場的肉體,任我的手指不停扣弄的小穴,聽了會讓人心癢難耐的呻吟。

  然後,奇異的情感自顧自的,完全不經我同意的流入我的腦中。對她的憐惜、心疼,對自己的設限,自我矛盾、衝突、憤怒、不甘、不捨,亂七八糟的情緒一口氣湧了上來。

  明明還是行有餘力的身體,勃起的陰莖就這樣軟了下來,再起不能。

  即使心裡不想承認,但身體卻自行尋找此刻它真正想要的。不是做愛,而是把她擁入懷裡,徹底地、紮實地感受即將是最後,也是最想要的溫暖。

  就完全是個性無能男人的模樣。


  所以想想,也許有時候喝醉比較好。

  我總是顧忌太多,想得太多。即使在身為Nothing的時候,也有太多事放在心裡,把自己綁得動彈不得。

  或許醉後好好做一場愛,痛快的做,不考慮任何事。

  不在乎對方的感受,不在乎明天會怎樣,把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感官上,去看身下女伴的媚態,去聽她的呻吟,去感受龜頭傳來的快感,享受射精那幾秒的快感,會是不錯的選擇。

  還是找時間去把它帶回來好了。

7 則留言:

  1. ha,同樣的人...舉杯

    回覆刪除
  2. 那個好喝,
    如果要調的話,可以試試看加綠茶雪碧
    很贊喔

    回覆刪除
  3. 請原諒我不帶惡意地說,這,就是渴望洩慾啊。

    回覆刪除
  4. 哦?請解釋,我頗好奇為什麼是洩慾(笑)

    回覆刪除
  5. 很想試茴香酒,不知道它是什麼樣的酒

    回覆刪除
  6. 我也還沒試到,試到會上來說的

    回覆刪除
  7. 腦子放空去試圖出來些什麼吧。
    把人化約成快感的受器。
    忘我,而已。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