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4日 星期四

非你不可

記憶中我沒說過:「少了你我該怎麼辦?」;而聽到這句話時,心
中總會出現:「相信我,你仍舊會重新找到該怎麼辦的。」



*****************************

B在追求A時說:「你是我此生認定的唯一。」一段時間過去,A
的無動於衷讓B轉而追求C,B與C不久後交往。自己看著時,便
小心翼翼不成為另一個B;這種感受如同說出再也不與誰連絡的宣
言,便得抱著一直生活下去。

我有一個朋友,認識後她談了兩段戀愛。第一段很慘,哭了好久;
第二段還在進行,也是好慘,還有瘦身的效果。我問她說:「妳不
是有一次慘痛的經驗了,怎麼沒有學聰明?」她說:「又不一樣的
人。」想想也有道理。但她比較像在實踐自己的愛情,埋首塑造那
種非你不可的情境,轟轟烈烈地。

非你不可,容易演變成陷入別人的影子,或希望囚禁別人。當人隨
影動,便難自覺。影子的意義在於你隱藏、壓抑,深怕陽光下的你
並不討喜,反之亦同。

關於影子我就做過這樣的事,但不是什麼非你不可。在那之時我只
是想著這是偉大愛情的前奏,如同挨餓過了頭後再吃到的便當肯定
將特別美味?卻沒想到裡頭可能盡是我害怕的洋蔥和青椒。

另一種非你不可,是種無懼的眼神;是理解著你之所以為你,然後
張手擁抱。我亦說不出口,因為根本尚未理解我之所以為我,要對
誰說也太過勉強。我是勇於表達「喜歡」的人,但做為一個非你不
可的存在,卻太過意義沉重。

丟棄了非你不可,有種情況卻十分可怕:赤手空拳的搶匪進到你家
,你本可奮力一搏,卻不抵抗地讓他帶走你的愛情;甚至不思考是
否有能力一搏。

就在這種仍保有捍衛的勇氣,卻未達說出口的果決,取而代之的是
我說:「有你真好。」同時提醒著自己失去的可能性。

@peligh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