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8日 星期一

V。



跟C參加了一場意外的宴會,
很有趣,只是代價是睡了整晚的冷地板。

其實這是她前女友V的新居,
木頭地板、白漆牆、鑄鐵窗框扶欄、古典裝飾,
是我愛得不得了的西班牙式建築。

曾經我以為V不太喜歡我,
畢竟有些事情不說誰都也明白。
但這晚她特別熱情,倒酒、遞食、點煙,
彷彿來訪十幾人中她總是注意到我。

音樂一下,她過來牽我。
旁邊的salsa老手們早就揮灑開來,
她帶著我一步一步慢慢跳。
中間有人過來跟她說話,
她一手與我十指交握不放,僅側過身答話;
話說得有點長了,我對親密的手指感到有點侷促,
稍微挪動一下,她卻輕輕的又勾住了我的手。

宴會到了散場,C是一貫本色,有酒必醉,
失策的是我,她開手排,
結果疏於練習的我在她醉後回不了家。

因為V還沒正式遷居,
房子裡空蕩得只有兩片地毯、音響和幾本書,
C直接把自己捲在地毯裡睡得香甜,
留下我跟V面面相覷。

「陪我買煙吧?」
於是我們倆在天亮前的清晨五點摸出門去超商。

回到房子裡,好睡的C渾不所覺,
我們又摸出後門坐在階梯上打開煙抽起來。
V很健談,我曾經以為跟她合不來,
但話匣子打開,才明白追求的有些東西是極其類似的。

她有個很撩人的小動作,
總是深深的盯著妳看然後單眨一下左眼,
形成一種風情的微笑,卻又似笑非笑的嫵媚。

大概是她對著我笑開第三次的時候,
原來兩人已經是肩貼著肩。

風冷得要人發抖,她的體溫特別鮮明。

話題剛好講到愛情席捲焚燒時的熱烈和溫度,
兩人沈默下來,各抽出根煙點上抽完,
我知道我們都想起C,也都想到一些別的。

煙灰落盡,她未發一語,
又看著我微笑著眨了眨左眼睫;
這個笑容的距離極近,
我猶豫了一下,決定站起身。

如果沒站起來會如何?
嗯,但我站起來了。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