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3日 星期日

六千塊

文/鈴蘭

近日,財政預算案在香港鬧得正兇。政府本打算在每個強積金戶口注資六千元
(港幣,約新台幣二萬三千元),連投資收益滾存至市民六十五歲時作退休金
用;但在眾多不滿聲音下、財政司司長提議改為每人即時派發六千塊,不少市
民頓時笑逐顏開,不再深究問題政策。


六千元當然不是小數目,但以香港物價而言、絕不算多。除了某些貪小便宜而
亳無社會責任感的人外,還有一撮人是因為平日生活貧困,因而一丁點援助就
心滿意足吧?也不敢渴求更多。


想到他們,心裡就揪住得想哭:他們悲哀、悲哀得不知何為「足夠」;而這種
悲哀無奈,或許並不止於這六千元上;生活及社會裡有太多情況也如此── 因為
不懂什麼才是「好」, 所以小小甜頭也能逗得笑逐顏開。


------


我不懂說我的「第一次」發生在何時,應該算跟女生的「第一次」,還是算跟
男人的?跟女生的那一次很羞澀也很好玩,但跟男人的、卻是無比的痛與恐
懼。對方摟摟抱抱、親幾下,就把我哄到床上,不管我正喊痛喊不要,強行進
入。


或者這與不少女生的「第一次」很類同。每提起這些往事,別人多會追問,為
什麼完事後還要跟那個混蛋在一起啊?


那下子我不懂如何解釋,對於不知什麼才算「溫柔」的小女生,一個抱一個
吻、幾句關心話,就足以征服並控制她們。我還以為事情本該如此。曾被色友
人取笑過我的床上生活並不那麼美滿、我也太易滿足了;可是,該怎麼讓一個
沒怎「美滿」過的女孩知道該要求什麼呢?


------


床下的感情生活也是類似。交往過的情人人品不是太差,只是有點不解溫柔,
有些人更是純粹以填補自己生活空餘作交往大前提,狠狠利用女朋友去滿足自
己卻懶得令對方快樂。


然後別人又會同樣問:為什麼我會笨得跟那些人在一起啊?還要為失去他們而
心傷。


答案或許也是,因為我不懂什麼才算「足夠」,丁點幸福感覺,就足以令我樂
上半天。因為從前傷過、痛過,所以對別人的點點關心敏感得太易放開心靈,
把別人的施捨,當作發自內心的關懷。人家愛理不理,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
春,我還以為這是「合理」的「愛情」,還在傻傻的維護對方。結局當然是個


惡性循環。自己當然要為這循環負責、要為心靈脆弱負責,只是有太多時候,
太想有人擁抱。


------


常在報紙上讀到有女生為情自殺。每一次都「理智的」想跟她們說,早日忘掉
那些混蛋、下一位總會對她們更好。


但退一步想,就連我都沒信心找到更好的「下一位」,又怎能說服別人呢?就
是因為每一次心意都被糟蹋,就變得懼怕失去對自己一點點好的人,盡管就連
那人也不覺得付出了什麼。習慣了不快樂,就麻目地把悲傷與無奈當作「正
常」、「沒事」;就連自己正被利用、折磨、背叛,也毫不知情。她們或也在
同樣的境界中。


對自己好,說來容易,做也不難。
但首先要經歷感受過「好」,才能真正體會「好」的底線。


我貧窮,因此你從龐大財政盈餘中施捨六千塊給我,我就感激得五體投地。
我無知,因此一個抱一個吻就足以騙走了我。
我寂寞慣了,因此你對我好一點,就輕易把我感動。


「知足常樂」,可是太多人連「足」的下限也碰不到。

1 則留言:

  1. 人生是估計不到的。當年我為一個差勁的男人傷心, 用全部儲蓄跑來日本-我是想不到我在這裡找到我人生的另一半

    你說的很對, 沒有遇過好的,就不知道什麼才是好、才是足夠

    但正因如此, 我們要去找「好的」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