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3日 星期日

替代品

文/S


我們唇貼著唇,身體交纏著,用身體最敏銳的感官感受著彼此的存在。
我們的吻,多半是我吸吮著你的下唇和舌頭;我們的擁抱,是你整個身體壓著
我,直到我呼吸困難;我們的性愛,總是緊緊地深入彼此。


替代品,是誰替代誰呢?


每個人的性癖好都是獨一無二的,於是我記得那幾個男人的陰莖長短粗
細,我記得誰是怎麼撫摸我、親吻我、在我身上動作著的。W是特別溫柔的一
個,他會不停的問我痛不痛,前戲到最後都幾乎完美,但我在他身上卻羞於完
全表現出我自己,於是從來沒有真的高潮過。


我們會談論我們的前任情人,其中,初戀情人更是比其他人佔有更強烈的
優先地位。於是那變成了一個基準點,後來的人都注定要被拿來比較。


比較,是不是就對眼前的人有失公允?我也不這麼覺得。


如果你沒有去經歷得夠多,你怎麼可能清楚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也許有
些人從小就決定要當個工程師娶個老師,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
大部分的人其實並不清楚自己要些什麼。於是我們只能不停地用自己的生
命去嘗試,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適合哪一條道路,該用什麼方式來面對這
個世界。


我希望得到的是,你最後將會很清楚地知道,你要的是我這樣的女孩子。
於是我給你去探索的自由,因為我也還在摸索自己的樣子。在這個部分,我們
是如此地相似。


每一段感情對我們來說都有著無法替代的位置,都有著它獨特的意義,每
一次,都不想傷害對方,造成對方的遺憾,我們在感情上受了太多傷,經歷過
太多的期望與失望之後,決定誰都不要束縛誰。


我們選擇活在這個失樂園裡。


有一次,我要你幫我介紹男朋友,因為我覺得這樣的關係讓我有些疲倦,
你說你沒有認識適合我的人,討論到了最後卻偏了,「妳真的想要被決定的生
活嗎?」「妳真的想要替代品嗎?勉強自己這樣最後只會痛苦!」


嘿,又要怎麼去分辨誰是替代品呢?說不定,我也只是拿你覆蓋掉他們留
給我的傷害,在這層意義上,你是不是也只是個替代品。


我們都想深刻地去感受對方所帶給自己的一切,所以,沒有誰會是誰的替
代品,每個人對自己都會產生獨一無二的意義。


親愛的,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化解掉你留給我的的傷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