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

To 克莉絲汀:有關性愛分離

To 親愛的克莉絲汀

  妳昨天提到了妳也希望自己性愛分離這件事,我想到之前和朋友的對話,想貼給妳看一下。


**********************************


友說:
問你
你對性愛分離會感到痛苦嗎? 還是很能接受

Nothing 說:
嗯.....所謂痛苦?

友說:
就是,我想你可以做到性愛分離,但是你對於這樣的自己,會覺得厭惡或不喜歡嗎

Nothing 說:
也不是完全能做到(笑)
暫時不會覺得不喜歡吧,但也不會羨慕現在的自己

友說:

在我的想像中,我覺得我可能可以做到

Nothing 說:
為什麼?

友說:
就是,我覺得跟不愛的對象上床,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友說:
不過我要說的是 雖然我想像中或許我可以做到 但是 我也沒有積極想做到
或者說,我覺得自己做到了之後,很可能也不開心

Nothing 說:
(笑)那也不算做到啊

友說:
我沒說我做到啊
我是說我想像我可能可以做到

Nothing 說:
我說,這樣也不算能做到
事後不開心,我想不算吧

友說:
性愛分離,不是一個行為嗎

Nothing 說:

但我不確定做完之後感覺不開心,能不能算

友說:
所以你做完之後是開心的?

Nothing 說:
嗯,其實不會

友說:
但你還是持續去做了.........?

Nothing 說:
也沒有持續
或者說,我分的不是很好

友說:
現在你已經都不這麼做了嗎?

Nothing 說:
嗯......沒什麼機會,事實上本來也不是很多
而且我想我很容易喜歡上人吧

友說:
怎麼說

Nothing 說:
我對我的對象都是有好感的
也許一個不小心就會陷進去

友說:
所以你說你其實不是很容易分乾淨

Nothing 說:
嗯嗯

友說:
但那個區分的界線,是因為你沒辦法和對方再一起,是嗎

Nothing 說:
不懂

友說:
就是
其實你很可能喜歡上對方啊
但因為你不可能跟對方再一起

Nothing 說:
不是可能..

友說:
所以你會克制自己跟對方不要有感情
嗯?
我想錯了嗎

Nothing 說:
感情這種東西很難說不要有就沒有,也不是想要有就有
所以只能把感覺壓下去,不要因為自己去影響對方吧
像吃醋,嫉妒什麼的,自己吞下去就好

友說:
這樣你會很酸耶

Nothing 說:
嗯.....或許吧
但我還是覺得這樣比較好

友說:
我懂
我在想
我可能很難那樣去嘗試吧
因為,我的心其實蠻脆弱的,很容易討厭自己

Nothing 說:
其實也不需要去嘗試
可能我比較反骨,又不太習慣去爭取吧
我知道佔有是人的天性,喜歡的就想要得到,我也不例外
但我就是很想反抗

友說:
很想反抗那種佔有
你是說,讓自己被人占有,和去占有別人嗎?

Nothing 說:
嗯,我不想因為順著自己的佔有慾,去限制了別人的行動
我希望人有自由,至少她想和誰約會,要和誰做愛,都是她的自由,我不願意因為我喜歡她而干涉她

友說:
所以你也能接受你女友去跟別人嗎
還是,你指的是一夜情對象

Nothing 說:
我希望的是,如果我很喜歡她或很愛她,就要堅持住這個原則

友說:
她想和誰約會,要和誰做愛,都是她的自由 這是你說的原則?

Nothing 說:
就算是我女友,不和別人做愛也要出自於她的個人意願,而不是我的限制或社會規範什麼的
嗯嗯

友說:
那如果
是她希望你限制她呢

Nothing 說:
(笑)女生都會這麼想嗎

友說:
我想不是每個
但我好奇的是 如果對方希望你限制她呢

Nothing 說:
很難處理
我限制她,但她不限制我?

友說:
你希望對方不限制你嗎

Nothing 說:

但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會覺得不舒服,即使是她自願的

友說:
你是說必須限制對方讓你感到不舒服?

Nothing 說:
雙方不是對等的讓我覺得不舒服

友說:
但因為你不想受限制
所以你希望你也不去限制對方
是嗎

Nothing 說:


友說:
雖然看起來多數的人 都是相互限制的多
不過我懷疑有多少人是真心希望被限制

Nothing 說:
我不知道

友說:
我自己是希望被限制的 但同時我也會限制對方(攤手)

Nothing 說:
(笑)這很正常
會希望自己被喜歡的人佔有吧,尤其是女人特別容易這樣想

友說:
對啊 我非常希望

Nothing 說:
嗯,所以這很正常

友說:
總覺得那種被占有的感覺會讓我很安心

Nothing 說:
嗯嗯
友說:
但不去占有對方我也覺得很難

Nothing 說:
難多了

友說:
我覺得我做不到

Nothing 說:
我也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

友說:
你沒試過?

Nothing 說:
一直都在試

友說:
但一直不是很ok?

Nothing 說:
(笑)可能自己還是有掙扎吧,所以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做到

友說:
是真的很困難啊

Nothing 說:
是啊


**********************************


  會想到這一段對話的原因,是因為其實那陣子我掙扎的......有點辛苦。

  在我們,或者一般人的想像裡,性愛分離對男人來說,應該是相對比較容易的。至少,我不會覺得自己會做不到,或者說做得不好。我很喜歡和我有關係的對象,應該說我是因為對她們有好感,才會興起與她們品嚐慾望的想法。否則就像和我以前寫過的一篇日記一樣,做了一場自已不喜歡的愛,反而覺得自我厭惡。

  當然,裡面會有一些掙扎,所以會時時去提醒自已,不要越過那條界線,不要造成彼此的不愉快。

  我希望可以是以好朋友的身份,去和我喜歡的人分享彼此的慾望,即使有一天性愛不見了,也還可以有友情存在。有人說這是很典型的水瓶座想法,對這點我不予置評,不過我確實是這樣希望的。雖然我常會覺得不能好好掌控自已(攤)。

  不過,那次是真的有點意外。當我發現自已有吃醋這個念頭的時候。

  當然,這點我不會表現出來,我厭惡任何有關妒嫉或佔有的想法,出現在我身上,所以我不想表達出來。更何況以我的形象而言,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所以我不太想提這件事.

  頂多某次她在msn上丟一句話給我:我一定要讓你吃醋的時候,我苦笑著鍵入回答:還是不要好了,我已經為妳醋很大了。


  有次我和她在外面過夜,早上我先醒來,她因為前天工作太累還貪睡著。

  我看著她的睡臉,突然覺得這張睡臉真是好看,於是我從她的包包裡拿出相機,想拍下她的表情。

  我拍照的技術很差,拍出來的照片不及我所看到的千分之一,於是我把相機放了回去,重新回到床上,抱著她讓她繼續睡。

  我看著她的臉,突然覺得很難過。我不明白,為什麼當我這麼喜歡她時,反而動了想限制她的行動,不讓她去和別的男人接觸的念頭。我知道這是人正常的想法,我也只是個很普通的人,會有無法自制的時候。

  但我就是很不喜歡這樣子。

  我不喜歡因為自己不能管好自己,因為我想順著自己的衝動去做,所以做了一些我不喜歡的事。


  她醒來之後,我們躺在床上聊天。

  聊著聊著,她突然笑著問我:如果我跟別的男人去約會,你會不會不開心捨不得?

  我回答:會啊,所以不用告訴我,妳可以開開心心的去約會去做妳想做的。

  她突然靜了一靜,然後跟我說她想哭。

  我抱抱她,跟她說:不要哭啊,就像我看到妳總是很開心,我也希望妳看到我會開心。


  從那次之後,我就很確定我不是能性愛分離的人,至少不是我理想中那樣的人,也不是每次都能做到。

  裡面會有一點堅持,一點掙扎。

  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掙扎什麼,可能就像以前某個朋友對我說過的一樣吧。

  「Nothing,你看起來總是什麼都可以,做事輕輕鬆鬆隨隨便便,可是有一些奇怪的點,你卻比石頭還頑固!」



4 則留言:

  1. 很有意思的文章,
    在看的同時我也想著,
    如果我也能夠參與這樣的對話,
    回答全部的問題並不困難,
    因為很久以前就曾經思考過這個問題了。

    回覆刪除
  2. 那就回答看看吧,我也很想知道別人的答案(笑)

    回覆刪除
  3. 這篇和克利斯汀的文章相呼應,
    不過恐怕留言會寫很長XD…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