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1日 星期一

To 青龍:性不性?

親愛的青龍,

你的日記似乎回應了我上週文中的隱性命題:
L怎麼看待我認為精神式愛情的可能?

其實前一個禮拜在寫日記的時候,
草稿裡已經寫下了幾段,
但總覺得讓命題偏移,最後又刪去沒有貼出。
整週都在想著這星期要怎麼破題,
能夠把剩下這一半交代出來,
你的回應剛好起了一個頭。

當然,我想J並不是奉行精神式愛情,
所以導致你們現在很少有性生活。
但我似乎看到L對我沒什麼需要這件事的部份心聲。

以前的日記裡也提過,年少時候我應該算是相當貪慾。
剛和L交往時也還滿熱中床笫,後來因為種種精神壓力的關係,
我開始慣性保持自己高度清醒。

做愛時的那種失去控制,彷彿成為我不敢嘗的迷藥。
這點在我同時少喝了很多酒上也可以應證,
我變成極度控制自己和各種生活變因的控制狂。

開始的時候不要說是L,我自己都有很多疑惑,
因為我非常清楚自己有多貪戀喜歡的人的溫度和身體,
所以難道我不喜歡L了嗎?

後來我才漸漸發現,我還是很喜歡碰觸L,
只是不再偏好進入的這個過程。
我對她毛手毛腳的程度跟公車癡漢差不多,
常常開車開一開,我的手就開始不規矩。

L很感歎我不常想要,但可以接受的原因是她知道我的感情。
有天我們在家裡看到非關命運這個節目,
其中有一段是選一張牌看你的慾望熱情程度。
L大笑著把我挖出房間來看,
結果我選到的是99%熱情如火。
她裝哀怨的看著我說怎麼都沒表現,
我就很正經的告訴她慾望跟愛情於我現在不是等比,
還有鄭重告白我非常喜歡她這件事情。

另外我能做的就是,如果難得的對L以外的人起了慾望,
我會自願放棄發生性關係的可能性。
因為L跟我不同,他並不是慾望和愛情分離的人。
而既然我也已經體認到盲目性愛的麻煩,和我對L的那種認定,
不去和她以外的人發生關係並不太困擾我。
雖然我一直都很希望是實踐者,但這是一個重要性排序的問題罷了。

不過有的時候,跟其他人的調情是點燃我熱情的很好方法。
曾經跟網路上的某個她網愛之後,
回頭就跟L要了幾回。

那時一度覺得我難得的慾望分給了其他人是不是對L不公平,
但從結果論,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當然我也有思考,現在我因為生活種種狀況不特別想要,
但等L年紀長了做不動了我很想要那不是太可惜。XD
所以我可以說服自己的理智的話,還是趁早多做點吧。

2 則留言:

  1. 「趁早多做點」(點頭)

    回覆刪除
  2. 我認為當慾望滿溢時,身旁所愛的人無法共享,
    分給同樣也有需要的人,各取所需也不是種罪過,
    當然前提是自己要懂得怎麼處理好。
    我承認性愛對我來說是生活必需品、是一種享受、是一種滋養我的養分,
    我是個會因性而愛的人,並且我能夠向不同人索取我想要的,
    (就是戀愛與性愛對象是不同的人),
    當然前提很重要,我不碰朋友圈裡的、有交往對象或已婚的,
    最近更加上一條,如果要是床伴彼此只有單一對象。

    不然肉慾女對上草食男又不能外食,久而久之自己逐漸也性冷感多糟…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