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愛情書‧笨蛋



文/Faith2010

凌晨看著BBS站台上的使用者名單一列表,一片排列整齊(等待挑選或被挑選)的ID與暱稱中,「笨蛋」二字攫住她的眼球。

「笨蛋」,他偶爾會這樣叫她,略細長的鳳眼半瞇,略帶嘲諷與寵溺,有時還揉一揉她歡愛一夜後,凌亂纏鬥的髮。

彼時青春正盛,她對人生各式遊戲都還懵懂異常,雙腳總像著不了地,漂浮看著世界運轉,感覺一切都與自己無關,感覺自己不知為何被放在這個星球上。著實不解了好些日子,納悶著,「眾人都公認冰雪聰明的我,怎會在他的面前,就成了個笨蛋?」

後來她才理解,她果然是笨。她的笨,在於無所求,傻傻地,就憑著一股心靈相契的喜歡,給出一切:情感,身體,信任,欲望……戀上眼前這個男子,也讓這個男子迷戀不已。

這個斯文優雅,卻也看盡人間滄桑的男子,豐富精彩的愛情履歷,比起任何一本精彩的羅曼史小說、任何一齣八點檔連續劇皆無遜色。這些親密關係中的種種歷練,成就今日眼前,這般對任何事都淡淡無可的姿態。

如此動人。這般從容,吸引著無數女人、男人,來到他的身邊,願意為他作任何事,只等著他開口。

他卻是寡慾,堅守品質的,從不主動開口請求。經常只是一個眼神,一個看似隨意、實則精心架構的布局,用極大的耐心,慢慢收網。

極少的幾件襯衫,每一件都熨貼非凡,恰恰適合他白皙的膚色;家裡永遠只放著不超過半磅的咖啡豆,不囤積,也不收藏,只為了在鮮度最美的時候品嚐。

欲望也是。這個渾身沾染孤獨氣息的男子,再兇猛的欲望,到了他的眼前,似乎都得認命臣服。不輕,不侮,淡淡,靜然。捧著女人的乳房,如同鑑賞一顆最美的夜明珠;吻著女人的陰唇,如月光愛撫木蓮花瓣;他喜歡閉上眼睛,略有薄繭的大拇指摩挲著女人的唇,長長的睫毛在眼下製造出一片陰影濃密。


面對眼前風華茂盛的女人,擁著她慢慢躺回床上,每回總是細細愛撫女人的身體,輕聲呢喃著聽不太清楚的情話,喜愛親吻更甚插入,邊親吻著邊露出微笑,少年一般。

一個過度早熟的孩子。

寡慾的他,不常拖著她上床,性,反而是日常豐富社交生活,相處多日,有時披星戴月沿公路奔馳,車裡彼此的手緊握。性,成了夜晚甜蜜的句點。她沒有在他身下經驗過高潮,也不重要了,每每做完愛後的清醒中,她會在他睡著後偷偷睜開眼睛,凝視他睡著的側臉,挺直的鼻樑,涼薄的唇,床邊桌上的煙灰缸,細框金邊眼鏡。

第一次,在這個纖細但不削瘦的胸膛上,一個女人初次學會怎麼依偎一個男人,聽著他的心跳,進入無夢的夢境。

第一次,在這個紅色沙發、藍色床舖的房間,一個女人卸下一切,衣著,心防,赤裸俯躺著,盡情伸展修長的四肢,感覺時間就此停留,感覺自己如此真切地活著,感覺自己是一隻飛累了的蝴蝶,終於找到一朵可以停歇的花,就此與世界產生關聯。

她用比一般女人略為低沉的聲音,告訴男子,此時翻騰在身的種種感覺。

「笨蛋」,他說。起身撚熄了煙,略細長的鳳眼半瞇,嘲諷又寵溺地微微笑著,坐到床邊,輕輕撫摸著她歡愛一夜後,披身凌亂的糾結長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