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7日 星期四

冒險



「我票買好了,妳可以回去了。」

「嗯,再會。」

「再會。」



*****************************



在車廂間的走道站著,身旁有個年輕女孩。她彎腰拿包包內的東西
,繞頸的內衣及微起的胸部一覽無遺。沒起邪念就算了,還平靜地
看著笑了。她有鬍子,再長大些應該是個美女……











去程在車上,在輕易就超過一個鍵盤大小的觸控螢幕用指頭按著:
「記得不要穿內褲,不要千交代萬交代妳卻忘了。」



出站後往咖啡店走去,她坐在靠走道的位子上,幫我買了一杯熱
Latte,但天氣跟慾望一樣煩躁。

「妳現在是要認不出我嗎?」

「那是因為你戴了帽子。」

「妳不知道明星都要戴帽子比較低調嗎?」

「你是沒頭髮吧?」

「……妳中餐要吃什麼?」

「我沒看到想吃的,而且早餐很晚才吃。」

「那就先去休息,看路上有沒有吃的,或者結束再吃?」

「嗯。」

走出地下道,分不出方向,拿出手機自以為3C達人地看著
Google map,兩分鐘過去。

「你是看好了沒。」

「嗯,應該在那個方向吧。」我指著說。

「招牌不是在那?」她像原本打算讓我把梗說完,卻見它愈拖愈長
就阻止我繼續下去。

「妳看到了幹嘛不早告訴我。」

「我怕傷害你男性的小小自尊。」

的確,她穿上高根鞋,在玻璃裡的樣子就像要高我一個頭,加上習
慣性地抬頭挺胸,雖然帶著笑容,卻不免有睥睨一切的感覺。



進門後,她坐到靠牆的沙發上。當我的臉靠近時,眼神已經有些失
焦。我扶著她的下巴吻上她,很軟的唇、很柔的舌。伸手進裙底的
兩腿之間,摸到一些汗水或體液的溼潤。

「我檢查看看妳是不是有聽話。」

手再進一些,她的腿微微張開,沒穿內褲而且溼透。

拉起上衣,黑色的胸罩,我拿出相機拍照。將奶頭拉出胸罩,咔嚓
一張;讓她跪在床上屁股對我,白色的體液牽連在體毛之間,再一
張。

接著同時褪下我的褲子和四角褲。

叫她過來為我吞吐前,她坐在床上,自己舔起了嘴唇,眼角有一些
淚水?有點像被硬塞入嘴難受地流下的那種。我又拍了一張:一個
挺立的獵物,一個飢渴卻意識迷濛的獵人,反客為主,讓獵物引導
獵人。

她跪在床與沙發之間,舔得十分專心,世界只剩她與他;嘴和陽具
。力道很輕,輕得就像直到吸吮離開了,口水與空氣的接觸才讓你
知道。但舔蛋蛋的時候卻顯得十分刺激,有些痛的感覺會讓人想要
阻止,卻又貪心地想知道再多一些會迎來怎樣子的興奮。被含住的
溫熱,被舌頭翻攪的爽快,我輕聲呻吟,又拍了幾張她的吞吐。

接著躺至床上,用臉朝著對方的最私處。我為她口交時嘗試用舌頭
按壓陰蒂——那在照片裡看來硬著的卻吃來十分軟嫩;她說植物味
的體液在我吃來卻淫靡不已。

我要她幫我戴上保險套,一開始讓她騎了上來。她擺動的時間不多
,大部分是前傾靠在我的身上,讓我扶著屁股向上挺腰幹她。在電
愛場景中的一切就自然結合了起來。拍打她的屁股,用力地揉她奶
子。想到她說喜歡在性愛後留下激烈的印記……

換至後面,她抬高屁股讓我進入。強烈的感覺讓我也加大了進出的
幅度,因此滑出了幾次。後來讓她膝蓋打直趴下,我便坐在她屁股
上「騎」她。陰莖像是被扳弄的感受很快就在腦門起了作用,不久
便洩了精。

然後發生了一件我未曾經歷過的事。

她的陰道在高潮後開始一陣收縮,如果只是這樣並沒有什麼特別。
但她的力道很大,一次收縮便把我的陰莖推出了體內。我意識到時
便抓住套子的頸部避免連它也被夾了進去。



很快地又想要了第二次,我從側面進入。和她說過側面是我覺得兩
個人都最有支撐、最好施力,且幹得最快的,她則回我說何必苦苦
相逼。為了證明此事我將抽插的速度調整至最高,有點像刻意、強
烈地發抖的頻率,但事後對於過程大多呈現記憶空白的她,也許只
有正在進行才具有意義。

左手繞過脖子扣住下巴和頸子之間,偶爾伸指進她的嘴裡;右手則
是在她的乳房上。有時候把速度調成一進一出都到極限的緩慢,意
即先進到最深,抽出至龜頭處避免滑出,在她意識到目前肉棒的位
置時再狠狠撞入,如此反覆。我沒有去計數她高潮的次數,更不記
得要停下來拍下這動態的一幕幕。一陣狂亂的、緊抓她腰際的擺動
,原先只用腰帶動的,此刻變成全身都加入了。接著又是嘶吼、洩
精……

這次我刻意要擋住「她」的攻擊,沒放鬆的往前靠在她的背上抱著
,一次、兩次,第三次的收縮我仍舊被推了出來。

這種屬於她特有的收縮,並非在高潮後便會產生;而是在高潮並且
我停下動作後。我終於了解她在電愛高潮後說的「夾得很用力、好
痛。」是什麼了……



接著我們躺在床上閒聊。

「今天就這樣吧,下次我才有進步的空間。以時間的極限來說是三
次。」

「喔。」

「妳不是對於把軟屌吹硬很有興趣,那怎麼不吹?」

「被我吹舒服嗎?」

「妳太溫柔了,可以大力一點沒關係。」

「是嗎?我覺得還好呀。」

「妳手指給我。」

我將她的手指含進口中,示範「輕輕滑動」和「吸吮」的差別。

「原來你這變態想被那麼大力地吸。」

一邊說,她開始和我吻了起來,用手幫我套弄著。

「妳打得我滿爽的,原來妳有幫男人打手槍的天份。」

「是嗎?那你自己是怎麼打的?打給我看。」

我把在電愛中如何自慰的畫面,演出給她看。

「原來你是偏右邊抓著打。」

我突然想到她說過要我大力地幹她的嘴,便將下半身移至她的枕頭
邊,餵食躺著的她。

我擺著我的腰,不管她是不是感覺難受,整根讓她含入;她難過卻
也只是扶著我的臀部,自始至終沒有把我推開的意思。而且她把我
剛示範過的吸吮,現學現賣了起來。

一開始是她臉頰的淚水,接著是發出空嘔的聲音,再來是一陣又一
陣的口水流出,很快的,枕頭邊的床單便溼了一大片。

「我想射了,妳要讓我射嗎?」

「你要洩在我嘴裡?還是我穴裡?」

「妳想讓我幹你嗎?」

「想。親愛的。我想你幹射在我穴裡。」

我抓了一個套子,狠狠地插入了她。



「嗯,再會。」

「再會。」

我久違的冒險。

--

@pelight



2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