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9日 星期六

蘋果


近來看A片越來越覺得沒意思,即便是喜愛的女犬片,也是匆匆帶過,眼皮都不眨一下。

總覺得少了點甚麼,回想青少年時期看A片可是生活裡大事,揣在大衣口袋那鼓鼓的錄影帶,深怕被父母看見,小心翼翼地在房間藏了起來,等待適當的時機,用發抖的雙手把錄影帶送入放影機中,等待著那只出現在夢裡的畫面在眼前上映。即使是再沒劇情的活塞動作,大腦總還是興奮地雀躍不已。

是口味越來越重嗎?好像也不盡然。

母親是極為傳統的女性,因此對我看這些情色資訊十分反感,有次被發現了,被罵得臭頭。但相對的,這種背著父母偷偷看的心理,似乎也成為我性慾的來源。

越是不能做,做起來越是爽快。

我不禁想到以前一個女孩,看到我電腦內的A片總是一副厭惡的表情,做愛姿勢永遠都要求我用最傳統的傳教士姿勢。

但我是個壞人。

我把所有想得到的性愛姿勢與變態行為都對她做了。

「不行!這姿勢很像小狗!」

「啊~那邊很髒!!」「你很變態!」

雖然她這樣抗議著,但陰道感受到的收縮與濕滑誠實地說明了一切。

要享受背德的快感前,必需要先講道德。我相信受到壓抑,更能享受快感。

「如果裸體是常態,露出的快感似乎就減少很多。」

「如果不倫是合乎倫常,感覺就不那麼吸引人。」

道德和法律的存在,變相地提供了快感。

我相信「落差感」是這種快感的來源。

SMer 應該都會同意,SM行為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那強烈的落差感。

「自認為萬物之靈的人,願意讓自己像家畜般被對待。」

「白天是強勢幹練的人,晚上卻是某人腳邊的奴隸。」

「清純可人的女學生,床上卻是拿著皮鞭的女王。」

不管S還是M,我相信都從這種落差感獲得極大的愉悅。

SM行為之所以吸引人,就在於它就是一種壓抑的釋放,釋放了道德、社會規範與法律在我們身上的枷鎖。它反映了人們認知為變態的那一面。

所以,我有時會不自主的想著。

如果SM行為是再普遍不過的事時,那時我是不是還會覺得SM很有趣?

為了避免這種事成為事實,請大家發自內心地一起說

「他馬的,SM 真是變態!」

4 則留言:

  1. 不會的.因為SM再普遍,不代表會更願意當小狗啊~如果喜歡的是純肉體感覺的S/M而非D/S,就更沒這問題了

    回覆刪除
  2. 我還是希望SM能普遍能被人接受。被接受不是要所有人都喜歡SM,而是希望都能不排斥,希望不會被法律判刑。

    像是我看到有人瘋狂吃辣,我也會對他投以異樣的眼光,罵他聲變態,但他不會因此被警察抓被告被判刑這樣哈。

    回覆刪除
  3. 梅子,我同意你說的,但我擔心的其實是

    「SM 很正常阿,大家都這麼玩的」

    「當狗是一種正常的舒壓,XX基金會邀你一起來享受」

    「驚見!有人穿著衣服在街上走!!」

    落差感一旦消失,似乎就沒那麼有趣了。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