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1日 星期四

和好砲

*****************************

「原來吵完架打砲那麼爽!」

「是嗎?那要我再幹給妳嗎?」

「我要,我要。再幹大力一點。把我弄壞。」

「還是以後我們都吵完再幹?」

「那你得有本事讓我吵完後還想被你幹。」





這一天,我和她剛吵完架,做愛時出現了以上的對話。

其實我們不常吵架。而她的氣通常來得快、去也快,頂多是睡一覺
起來就算了。不管我們吵的原因是什麼,我知道她維持生氣等待的
是什麼:就是等我哄她,偶爾也讓她當當公主。

我的脾氣也硬,不是每次都會低頭。有時候抓準了知道她氣不久也
就放她去;但有時候想到她平時對我的好,就會扮回孩子氣的嘴臉
逗她。

我記得國中有一陣子會寫日記,隔一陣子,老師會抽空收去看。有
次我記下了和同學起衝突吵架的過程。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類似的經
驗:事實上,誰對或錯早就已經不重要了,只是誰也不願意先開口
和對方說話。我印象很深,我思考了幾天該怎麼做,卻沒有得到答
案。有一天假日,他來我家找我對我說:「那天的事,對不起,是
我怎樣……」在當下,我完全不記得他做錯的事,卻被自己羞赧的
心境所教訓,趕忙著說我也有不對……

記得老師在那篇日記上寫著:「要讓別人認錯的方法,是你先為做
錯的事道歉;要讓別人低頭的方法,是先低下你的頭。」

對待身旁的朋友如此,對待一個與你共枕相眠的人呢?

「主動」是一種智慧,但往往很難跳脫「對」與「錯」的執著之中。

靠,寫到這邊應該是文不對題,零分,所以回到主題。

所以這天,在她心裡已經原諒我但表面仍等待著被哄時,我側身便
插了進去。

「走開啦。我有說要讓你幹嗎?」

「你不用說我知道妳有。」

「你屁啦,我還沒原諒妳也。」

「你不用說我知道你有。」

「你以為你在演《與龍共舞》嗎?」她的聲音開始嬌喘起來……

很妙的感覺:像兩個裸身的人,隔著一面冰牆。破冰而後擁住對方
感受到的體溫,格外溫暖,情慾也變得火燙。

我突然推開她,爬至床頭幹進了她的嘴,她的眼神、表情讓我失心
的硬挺不已。

「親愛的,好吃嗎?」

「唔……」她扶著我的屁股自顧自地往嘴裡塞。

--

@pelight


5 則留言:

  1. 整天碎碎念的 和好砲
    好啦 我們整天鬥嘴 也來幫你*和好吹*一下好了 呼 ~

    回覆刪除
  2. 這就是所謂的床頭吵
    床尾和

    回覆刪除
  3. 前幾天某個早晨我也在生氣,
    因為裸睡的習慣,我一邊四處尋找散落的衣服打算穿上,
    另一邊嘴上跟他鬥個沒完。

    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我的內衣,
    轉頭看到內衣平攤蓋在他重點部位,
    一時間不知道要生氣還是要笑,
    最後還是忍不住噗疵笑出來。

    回覆刪除
  4. 顆顆 漂亮的有力收尾
    Dollish.桃莉絲妞 讓我在辦公室笑了:)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