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愚人節

文/人夫


我從來不過愚人節。

只要我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愚弄人的好日子,何必非得等到這天呢? 身邊的人也都不怎麼重視這個節日,久而久之,它的存在感也就越來越低。

三月三十一日傍晚,
我一面跟網友通話,一面跟其他人傳訊,行有餘力還灌個幾篇水。
一如以往,盡情發揮我那「人盡可夫」的交際花特質。

聊天的話題是「試探」。

年輕的時候,非常在意喜歡的對象的想法,非得問個徹底,才會覺得舒服。
也許是為了面子問題,也許覺得這樣比較迂迴、比較有情趣,
總是喜歡用假設的問句去問喜歡的對象。

「如果我說我喜歡上妳了,妳作何感想?」
「如果我說我想約妳出門,妳會答應嗎?」
「如果我寫情書給妳,妳會喜歡嗎?會回信嗎?」

有位女性朋友對這種方式頗有微詞:
「你們男生很奇怪。不管用直接或者迂迴的方式提問,得到的答案都會是一樣的。  難道用迂迴的方式,被拒絕了,就會覺得好過一些嗎?」

我忘記當時我怎麼回答的。
但我確實駝鳥心態地認為:迂迴一些,若真的被拒絕了,我的心情會好過一點。

睽違多年,重新回到BBS上,我的心境跟過去相差甚多。
最大的差別在於坦然面對。

坦然接受「我不是對方的菜」的事實,被拒絕了,不會想刻意爭取或挽回什麼; 坦然面對自己的感受,喜歡的時候就說喜歡,想知道對方心意的時候就直接問。 少一點心機,少一點掩飾,讓一切更自然更流暢。

聊著聊著,另一個對話視窗跳出一個訊息:

「我愛上你了」

只花了不到十秒鐘,我就知道這是今年第一個愚人節的玩笑:

「愚人節快樂XD」

到了台灣時間凌晨兩三點,大部分聊天的對象都下線了。
號稱愛上我的這位網友,姑且稱她為L吧,也道過晚安去睡了。

我的睡覺時間還沒到,繼續在BBS站上鬼混,
看見一個既陌生又似曾相似的ID發了篇文章。
我想起來,這篇文章作者的ID,其實就是L在某處的暱稱。

文章的大意是說她愛上了擁有某個特徵的某人。
我相信這篇文章提到的某人指的是我。
這個特徵擁有的人不太多,而且L曾經對我說過,所以我想我沒搞錯。

這是愚人節告白遊戲的延續嗎?或者這是某種隱晦的真心話?
我打趣地反覆閱讀這篇文章,直到它在幾分鐘後被作者刪除。

又過了幾分鐘,應該已經進入夢鄉的L出現在線上,向我打了招呼。
我們聊天,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我應該去確認這篇文章是不是L寫的嗎?
我應該直接點破,還是採取迂迴的提問?
如果真是她寫的,我應該問她為什麼嗎?
要是她說只是玩笑,我該相信或者懷疑?
假設她說愛我,我該怎麼繼續跟她相處?
問清楚了,事情會變得更簡單或更複雜?
這一切可能後果,我已經都想清楚了嗎?
我是不是應該不再胡思亂想,讓它過去?
說到底,我是否被高明的手段給愚弄了?
問了自己這麼多,還要繼續煩惱下去嗎?

最終我選擇把一切簡單化,沒有提出任何問題。
假裝彼此心照不宣:我知道妳知道我知道但是我故意不說。

這不是什麼非得說破不可的事情,我也不需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然後,我舒適地享受我的週末,享受在愚人節被愚弄的愉快感受。

四月一日晚上十一點,
BBS上的愚人節戲碼還在上演著。

我想,我以後應該很難再忽略或遺忘這個節日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