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4日 星期日

白日夢

文/Gwan

前幾天和E又聊到3P這件事,雖然這帶著一個老瘡疤,但這次對象讓我們都頗感滿意所以又燃起了「或許可行」的念頭。



S是我從前的朋友,最近剛被掰彎交了生平第一個「女」朋友。以一般標準來看就是T,剛開始聽到S有意和T交往時嚇了我一跳,因為S向來是在男人中來回游走,每回我們通電話或見面話題一定脫離不了床第之間的事。不是S特別淫蕩或什麼的,只是我們都了解沒有美好性愛的愛只會徒增守活寡的經驗,對身心靈來說都是淡淡的折磨,更別說S對性更是有一定程度的要求。


後來S果真跟P交往了,一開始接到她的電話都會聽她說P是個多麼鐵的T,上了床也不脫束胸,更別提S想摸她的胸部更是不可能。



「我是覺得如果妳能全心享受被對方服侍的性愛就別急著反撲吧!」電話一頭我邊訕笑邊想像S在床上得努力克制衝動的模樣。



「可是我就想反撲她嘛!一直以來我就不是女奴性質,而是女王居多啊!!」

S嬌嗔的好委屈,好似只要能摸到她胸部就能大大滿足一樣。



S不斷問我和E在做愛時我都做些什麼,我能不能摸她舔她甚或用手指侵犯她,我告訴她至今除了E不喜歡被手指侵犯之外,其他能做的我都樂在其中。



「不然妳去估狗BDSM,我相信應該會有幫助。順帶一提,我最喜歡被言語羞辱調教,還有要是E多一雙手可以一邊侵犯我一邊鞭打我,然後還能騰出一隻手掐著我的脖子,我會在高潮中含笑而終。」在逛街時我不避諱的講給電話另一頭的S聽,搞得自己濕的亂七八糟而一旁的E則是滿頭大汗的對著電話大喊別被洗腦。


再接到S的電話,很明顯的一股失望讓我擔心的以為她們吵架了。



「我反撲成功了,但是……」S嘆口氣「沒想到一攻破後P整個就軟了……」這種失落大概就是S對於P的投降感到毫無成就感吧。



「她現在都很放心的讓我摸她舔她用手幹她,前幾天還問我是不是跟女人做過愛」S崩潰狀「而且我高潮都要很久,她沒辦法總是半途就倒了……」



「我最後一次高潮是上次我們去逛街,我一時興起把她拖進廁所硬上,結果她高潮而我也爽了……」S落寞的說「她征服不了我,怎麼辦?」



換做是別人我可能會大笑,但因為是S,這事態可是不得了的嚴重啊!



於是乎這一次我和E再提到3P這件事立刻就想到S,畢竟S的身體和姿態都讓我們流口水,充滿吸引力的野性。



記得昨天在打電話邀約前,我在教室裡不斷的想像S在床上的模樣,她的聲音還有她有可能會做的事,更想到我可以被兩個攻擊性強烈的女人折磨就讓我濕了。下課後立馬打給S,沒想到問句都還沒提出就被打槍,理由是太熟了。



本來打算要是S答應了就把這篇當作情書給她,讓她知道我有多麼榮幸可以上她的床,但白日夢嘛……(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