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Re:爭執。

偏上週的日記,讓我想起前女友O;
在去年底寫的一個人那篇日記裡也提起過她。


我其實稱不上是好脾性的人,跟情人之間的爭吵也並不算稀有;但唯獨跟O,我算是怕了。

兩個人剛走在一起的時候,她就告訴過我:「我脾氣很壞。」算是說者有心聽者無意吧,我其實沒往心裡去,當時兩人相處也很融洽,不要說氣到動肝火,連大小聲兩句都是沒有過的。我也只當她的脾氣,就是肚子餓的時候非得馬上吃飯,不然會臉色陰沈鬧鬧小彆扭的那種表現。

這我其實不覺得有什麼,誰沒有一兩個小毛病?我也有,哄哄就好。而且那時我一心認定這個人,覺得彼此都是真的重視對方,沒有想過她有一天會拿火發在我身上,還是一而再而三。

她後來算是把醜話說在前面的告訴我:如果她發了莫名的脾氣,要我不要介意,她氣過就好,而且一定會跟我道歉。但事情還是從遠距離以後開始走調。

一開始,確實也只是小小的遷怒,像是她不睡等我上班開電腦講幾句話,但其實剛進辦公室的一小時事情多,本來就不可能久聊。趕她去睡,她不開心;不趕她去睡,她撐著愛睏還是不開心。結果每天哄到她睡了,我的心情也毀了,一肚子悶氣然後還有七八個小時的工作等著。她是有道過幾次歉,但後來也開始不了了之。

積怨一段時間以後,我找身邊朋友聊過,對方勸我,說她這樣不是珍惜一個人會有的行為。我還想說這也不過是小吵架,她可能是家裡問題多,然後找不到別人講,借機發洩出來的時候口氣差了等等……幫她想了一堆理由;沒想到,隔天,我們兩個人就爆發嚴重口角。

最初的引爆點是她要我叫她起床。我知道如果沒有成功叫醒她,她也是會不高興,於是打一通她沒接,我打了第二、第三通;前後究竟打了幾次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一開始是為了叫醒她,後面則是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最後她總算接起電話,劈頭就開始罵我,說我為什麼要打這麼多通電話,沒接就是在睡覺,打什麼打,難道以為她能去哪裡,是不相信她還是懷疑她還是怎樣,幹嘛不讓她睡覺。

我知道她在撒起床氣。中間試圖申辯了幾次沒有成功,就憋住了一肚子火,打算等她自己氣消了給我道歉。

結果第二天,我們只講到兩句話,我的火氣已經變成委屈,一個人喝了一整晚悶酒。再隔天早上我上班,當她又開始撒睡覺氣,我的委屈就變成了燒斷理智的怒火,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她大吼。

吼了些什麼,老實說我不記得,有沒有說很傷人的話,或許有,但或許沒有,因為以她的個性,我如果留下話柄,她一定會拿出來說,但後來她追究我吼她,只有說沒人大聲過我妳憑什麼。

這場爭吵中她拿利器劃傷了自己、消失了兩個月,她重新跟我連絡以後,我因為沈重的負罪感,過了兩個月動輒得咎的生活。其間從聊天的內容她不喜歡到我的幾秒無言沈默,通通可以被拿來發火,我在朋友的一勸再勸中,才終於承認這個我以為會走一輩子的人,其實根本不在乎我,或者說,她最在意的人是她自己。

或許還是心有愧疚,這幾年我很少想起這件事情,但一直到看到偏的文章和我朋友同時間寫在臉書上的一句話:在乎是,當對方生氣的時候,妳問自己怎麼會讓她生氣;我想我可以更加釋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