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5日 星期日

禁藥




文/未央


『我可以從你告訴我的這些事情裡感覺到,過去這半年來,你變了多少。』
P這樣說。


我們26天前在交友網站上開始寫信聯繫;


14天前第一次見面,他晚上八點臨時應我的「請求」坐了兩小時的火車來陪我;


11天前從提議交往變成積極行動;


5天前再次到約克來陪我,直到工作完成;
今天,我跟他坐了兩小時的火車,到了他的城鎮。


一個老是找自己麻煩的瘋子,跟一個心腸太好的神經病剛好合得來,
我對他說過的事情,比過去一年多來跟任何人說過的還多;
很多早已忘記的細節,都意外地在對話中突然憶起。
十四年前冰淇淋上的巧克力餅乾、八歲以前莫名害怕的水塔,
出國前家務事的紛紛擾擾,我妹的(好險終於分手的)「前」穆斯林男友…
我們的第一個晚上「只有」不停的對話與擁抱到清晨,
他說他從來沒有這麼不緊張過,抱著我閒聊只有平靜;
抓著我的手、看著我的身高一直念「怎麼這麼小隻」;
跟前女友交往一個月才敢上空的他,第二天白天就在我房裡全裸晃來晃去。


有一次我大笑著跟他說:
「我的口交技巧好像是有口碑的,C上次說了:『You little porn star』。」
「可以讓男人這樣棄械投降還滿有成就感的。」
『妳會吞下去嗎?』
「會啊。」
『妳人也太好了…』


「那是我喜歡的人我才願意…』
我舔著他的身體,慢慢往下移,拉下他的褲頭,將勃起的陰莖整根吞進嘴裡,
濕潤溫熱的舌頭繞著龜頭移動,含著他,讓他進出我的嘴,用手輕輕按摩他的睪丸,
接著握著陰莖、配合嘴的動作撫摸…
他越來越興奮,卻從不伸手將我的頭緊壓住;
高潮時射出的精液又濃又多,在他高潮後,我放輕動作,仍慢慢舔著、含著他的陰莖,
讓他慢慢放鬆,繼續享受一陣子舒服的刺激。


『妳喜歡被什麼樣的方式支配?』P問我。


「你又不是S。」
『讓我知道,我也可以取悅妳。妳是不是不喜歡被口交?』
「沒什麼特別的經驗,所以也不想浪費時間。」
『我只是猜想,如果妳喜歡被支配,可能心理上不會那麼享受男人替你口交。』


我聳聳肩。
『我有手銬喔。』他笑。


他將我的雙手銬在背後,吻我、吸吮我的乳頭、啃咬我的胸口留下咬痕。
我感覺到自己濕潤得誇張,他將我的雙腿扳開,整個人往下;
我想推開他卻辦不到,他將手指插入我的陰道、刺激著裡面上方,
一陣奇怪的痠感讓我越來越興奮,他開始吸、舔我的陰蒂。
我將我的背、臀拱起,忍不住發出聲音、叫著他的名字求饒;
他壓著我的雙腿不讓我逃跑,手指一陣子進出、一陣子快速刺激著G點,


一直到我高潮後再也受不了刺激,吐出了我們的safe word,攤在他的懷裡全身發軟。


「K剛剛在Skype跟我說,他覺得你人很不錯,你又多一個支持者了。」


『看吧,你的朋友都喜歡我,偏偏關鍵的那個人就是不說Yes。』 P瞄了我一眼。


我說不出話。工作一直到晚上八點,C突然撥了電話來,我不願意接,


把手機螢幕轉向P那裡晃了一下。


一分鐘後,一個簡訊傳來:『Drink?』


「他就是得這樣來擾亂我的思緒…」我幽幽地說。


P在回覆訊息的欄位打了『Busy』,『拜託妳讓我回這個訊息;』他說。


『D在你的版上約妳,妳說沒空;我的留言很明顯是在妳身邊,』
『他只是想證明他對妳的權力,確認妳就只對他獨特,讓他予取予求。』
我說不出話來。


『要抱一下嗎?』他說。
我點點頭。
『我感覺得到他讓妳變了多少,變得多害怕。』
『妳老是說自己很糟,怕傷害我;但妳也害怕再次受傷。』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靜靜地掉著眼淚。
當我跟他說:「好想出去抽根菸」時,
他會看著我笑著:『我有比菸更好的東西可以給妳吸,還不傷身體。』


早晨醒來,我翻個身便把他弄醒;
特別喜歡他清晨睡眼惺忪的模樣,睜開眼看著我時的一抹微笑。
抱著他忍不住擁吻,用臉頰輕擦過他臉上初長的鬍子,
摸著他的頭髮,鑽進他的臂窩。
玩鬧一陣子後我又往下移動,跟他的陰莖親密接觸。
腦袋亂轉的我想起之前我跟他抱怨英國食物多難吃,
看著他滿足的臉龐,腦袋中邪惡的思想讓我不禁大笑。


『妳又在想什麼骯髒的事情了?』
「沒有啊。」
『說。』他臉上帶著笑。
「不要。」我吐舌鑽進被窩。
『快說!不然搔妳癢。』P動手掀起棉被。


我在棉被裡笑著大叫求饒,『說!』
「好啦,我只是想說,雖然英國食物不怎麼樣…


「我還是滿享受我這餐English breakfast的…」
他跟著大笑,可愛的虎牙露了出來,我差一點就變成另一餐台式早餐。


他教我打撞球的那晚起,我看他的眼神有點不同了。
電影中男人從後方壓下、環繞著女人瞄準球的姿勢並沒有出現;
他帶著認真的語氣說:『其實這真的很簡單,只是幾何學而已。』
一顆關鍵球我手滑了至少三次,他一次又一次把白球放回來,
「J以前有跟我解釋過大概該怎麼做,可是我就是很會失誤…」
『再試一次,妳明明就打得不錯。』
結果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我以一球之差贏了,興奮地跑上抱住他。
『我真想在撞球桌上把妳推倒。』他又給了我一個吻。


他興奮地跟我分享他的城鎮、Teesside特有的小吃,
帶著我去心繫的海邊,跟我熱愛的博物館與教堂,還有我會喜歡拍照的景點。
獨自旅行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年,我習慣了自己的步調、自己的旅行方式;
出發前我還因此緊張了一陣子,畢竟跟另一個人旅行的風險還滿大的,
因此到英國之後,好幾次朋友邀約一起到其他國家,我都委婉拒絕。


可是這一次,我很快樂。
要找到能夠一起旅行的伴,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
也雖然嚴格來說,這只算「半」旅行。


邊寫著這篇文章,邊覺得這篇文章寫得很差。
P跟我之間沒有如C那般戲劇化的發展,兩人之間的快樂也很難描述,
都是出自於一些平實、互相了解的快樂。
我仍因為C的那段關係充滿恐懼,因此當P那時在海邊問我:『你要單身回約克嗎?』
我差點哭了出來。
在能夠放下C之前,我對P充滿了罪惡感。


半年前那句「If something’s too good to be true, it is.」仍揮之不去。


所以我牽著他的手,再次語塞…


可是他在我生活中已經有個小小的地位,就在這一個月之間悄悄地建立了起來。
僅是一個月的時間,他陪著我、幫我完成手邊的工作,
調酒給我的朋友試,一起喝酒閒聊。
他想參與我的生活,因此他將我的中文狀態放進google翻譯,
試著用同樣的方法回應,逗得我朋友們開懷大笑;
在我們認識兩週後寄來的明信片上,寫著工整的「我想念你」四個字。


我知道他還會再做一樣的事情,上S.Ink,


將整篇文章放進Google翻譯,看我到底寫了關於他的什麼。


所以,親愛的P,讓我們再來開另一個條件。


「要是你能鼓起勇氣讓我刺激你的G點,我就說YE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