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恥辱願望


前陣子帶ㄚ頭去 Motel 玩,

為了不讓花灑噴灑的水淋濕她的頭髮,

我拿了旅館附贈的浴帽給她。我其實對女性戴怎樣的浴帽沒有太多意見的。

這是頂透明的浴貌,圍繞著一圈橡皮束帶,撐開來看活像隻水母。

我窸欷地拆著包裝,ㄚ頭聽到後就像是看到蟑螂般地大叫。

「不要!!!我不要戴!!!」

我愣了會。

「很方便的。」「我不要!你拿開!」ㄚ頭整個臉紅到脖子。

「那!髮夾要嗎?」「好。」

「為啥不要浴帽?」「好醜,我沒辦法接受這麼醜,好丟臉。」

令我意外的恥辱點。

對於恥辱,我想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大部份的人覺得赤身裸體在別人面前是一種恥辱,但在天體主義者來說,這再正常不過。有人出門不化妝就渾身不自在,對崇尚自然的女孩來說,這不算甚麼。有人穿起裙子扭扭捏捏,但對慣穿的人來說,不穿裙子就不自在。有些人請客非得要高級餐廳不可,但對吃慣粗茶淡飯的我來說,沒有比地攤更棒的美食了。

不同的主觀造就不同的感官。

我給ㄚ頭出過一個功課,要她去一家熟識寵物用品店買條可以合上她頸圍的項圈。她必須要在那店內找一條,然後當場試戴。

我本來以為她會羞赧地推拖,沒想到她想了會後,爽快地答應了。第二天一上線就傳給我戴著項圈的照片。

「我就說我要找一條項圈,辦變裝派對用的。」

「嘖~聽起來一點都不恥辱。」

「對啊,越是扭捏,別人看你的樣子越怪,表現得越是沒甚麼,大家也就不會覺得怎樣。」

小妮子爽快地回著。

是啊,的確是這樣沒錯,自己的態度決定別人對你的看法。

一切的羞恥都是來自於自己給自己的框架。

能夠坦然面對自己身體的人,就能毫不扭捏地裸身與人交流。對一切坦蕩的心情,能讓你正經八百地做著別人不敢做的事。於是從此人生邁向幸福的康莊大道?



.....................................................



他馬的,如果是這樣,那 SM 還有啥好玩的?我熱愛羞恥,不羞恥就毫無 SM 樂趣可言。羞恥是一種調教的手段,用來摧毀心中的那個自我,崩壞之後,才是高潮。

妞之前跟我說過,與其找一個有經驗的M,還不如找一個初心的M。她的想法是第一次被調教時,那種恥辱的衝擊感是最強烈的。有經驗後,甚麼都試過了,反而覺得沒甚麼。常聽有些有經驗的 M 抱怨,她還得教 S 怎樣做才會讓她有感覺。

就我來說,我不覺得初心 M 和有經驗的 M 在交流上有很大的差異,有經驗的 M 的好處在她很清楚她喜歡怎樣的 SM,這很重要,事前的溝通能決定一次 SM 的體驗是否完美。

而初心M通常都還不了解自己想要甚麼,只能說出一個模糊的輪廓,於是 S 要花更多心思在摸索這個輪廓。這個摸索的過程有時對雙方來說都很有樂趣,但其實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留下陰影。

但對我來說,有沒有經驗不會是我選擇女M的重點,妞在意的初次羞恥感,對我來說並不成立。如果一個女M對你的調教沒有感覺,絕對不是因為她經驗豐富,而是在你有沒有令她興奮的點。

ㄚ頭常對我說,有時只是我的眼神就足以令她感到羞恥不已。

我不會捆綁,也不會滴蠟,但我要你高潮,即使只是一個眼神,一句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