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印記(下)

洗完澡回到房間的時候佑已經睡著,我靜靜的把棉被蓋在他身上,把枕頭放到他的頭底下。突然間他張開了眼睛,用他那一貫看透人似的眼神靜靜的看著我;如果我會愛上他,或許是因為從他的眼神中,可以深深的感覺到,他的眼中就只有我一個人。

爬到床上,他伸過臂彎來抱著我、吻著我,我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做愛。最後的最後,像是要證明些什麼似的,他使勁的玩弄著我、撫摸著我、親吻著我。兩個多月沒有做愛,高潮後的精量大增,我的下體也痠痛不堪。

清理乾淨後,他再度的摟著我;我挨在他的懷裡撒嬌著,如同往常般,在他身旁我總能感到如此的安心。

「所以你喜歡我嗎?」
『恩…如果喜歡的話該怎麼辦呢?』
「沒怎麼辦啊,我只是想知道而已嘛…」
『那我討厭你。』
「誒?」
『喜歡。』

然後就像去年夏天他又要再回到薩丁尼亞島時那個臨別的吻一樣,他吻著我的鼻尖、我的唇、然後我的額頭,再緊緊的抱著我。接著他像個小孩似的想到了什麼,把我壓在床上的給我種起草莓。我覺得好氣又好笑,但仍由得他來,因為除了這個吻痕外,我不確定他還留了什麼紀念品給我。種完後他還看了一下,確認有成功的種成後,才放心的躺下去睡覺。

隔天一大早他得七點就起床準備去上班,我答應會叫他起床,讓他安心的睡;自己卻是失眠,靠在他的懷裡不斷的哭。快到七點時,我便爬了起來煮了熱茶,坐在床邊看著這個和我一起十個月的日本男人,回想著過往的一切。然後我吻了他的臉頰,喚著他起床,看著他賴床掙扎的樣子,我忍住眼淚的笑著。

因為他很愛迪士尼的緣故,我把陪伴我三個月的「枕邊人」Eeyore娃娃留給他,他嗅著Eeyore染有我乳液的味道,很是珍惜的抱著。我陪他一起走回家,然後臨別前抱了他好久好久,吻了他的唇後,才微笑著轉頭說再見。

『保重啊!』他在我背後喊著。
「恩。」我回頭再度微笑的揮揮手。

我不再難過,我得到了答案;對於離開翡冷翠的這個事實,也更能欣然的去接受它,因為我不再有遺憾。即使身上的那個唇印會消失,至少,烙印在心裡的那個印記,並不會那麼輕易的被抹去。也許有一天,帶著這樣酸甜苦澀印記的我和他,會在哪裡不期而遇。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