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哭過就好了



*****************************



想哭就哭通常是嬰兒的特權;更準確地說是懂事前的特權。所以懂
事對大部分的人而言,是被教會了沒事別哭,別無理取鬧。

所以我也這樣懂事了。大部份難過的時候忍住淚水不哭,不想將自
己囚禁在那樣負面的情緒之中。有時候甚至冷眼地看待別人的情緒
——這有什麼好哭的?

有一天我在等火車,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哭是不好的嗎?

我記得一個場景,某天晚上我剛跟一個重要的人吵完架,現實就像
圍牆一樣將我圈在一個有限的活動空間,我感到無奈且失落。很多
負面的情緒突然一起一湧而上,我感覺到我只是一個人。一個人這
件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突然有一刻你希望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
卻怎麼伸手也抓不到任何一個其他人。我躺在床上,我開始大哭。

哭的時候我自言自語,我問自己很多問題。我不是在腦中思考這些
問題,我是當做這個房間中還有另一個人的用嘴說出聲音來問。

譬如說,我的嘴巴說出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我不能賺更多的錢
?為什麼我不能再表現得再傑出點?

我的腦子聽到這樣的話後,不以為意地出現這樣的句子:如果你仍
未盡力,那麼又為什麼難過?如果你已經盡力,獲得了這樣的結果
,那麼又有什麼好難過?

說也奇怪,哭引出了這樣的過程,而我在這個過程中漸漸療癒。大
部分的問題在說完後就得到了答案。

那天我哭完,擦乾眼淚仍在不自覺地抽搐時,突然破涕為笑,問自
己說:「我是在哭個屁?」接著站至窗子外,我聞到了夜裡空氣的
味道。

所以在我出現了「哭是不好的嗎」的念頭後,我想起了破涕為笑;
我想起了空氣的味道。

然後我溫柔地想著,她哭泣的臉龐。



@pelight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