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能不能,讓我抱著好好哭一場。

文/胤摩亥




雖然和 T 在一起了,但我仍無法忘記 L 。

一年多前,L 離開了我,那天的日子、天氣、最後一次吻別
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然後夜裡,她不聲不響地離開了我,我們在子夜的電話中彼此痛哭失聲。

之後的幾個月裡,我行屍走肉。


為了希望有一天能讓她的眼中重新有我,我努力地做到每一件她在離開前
希望我做到的事。
除了兩件事:忘記她,還有退掉那間小套房。


因為工作型態的關係,我之前的作息很亂,但她希望我能規律,所以我改了。
用錢、存錢的方式,我改了。
希望能換個地方住,要有小廚房,我搬家了。
甚至要我找個女人穩定交往,我都做了...

但我沒有辦法忘記她,沒有辦法將她從我的心中放下。
初到這個城市租的第一個小房間,我們相遇相知相惜的地方,
就算空蕩蕩的,我仍租著。沒敢讓任何人知道。


和 T 的交往中,我很努力的做好每一件我從前沒有做好的事,
努力的改變成一個新的人,做到我心目中一個新好男人該有的樣子。

但並不是那麼順利。
許許多多的觀念態度落差,讓我們爭吵不斷。從生活小事,到房事需求,我都極端壓抑。
工作上的波動,相處上的問題,生活中的壓力,讓我幾乎崩潰。
為了達到自我要求,或是為了贖罪,我不知道。
所以服著處方管制藥品,咬牙,以我能實行的任何形式撐著,維持著狀態的進行。


因為種種因素,在不久後我預計將離開目前的地方。

隨著預計離開台灣的日子越來越近,心中的交錯情感越發鮮明。但我不能展現,
不能在我日常生活中所及的一切人事物中展現。

L 是我生命中第一個願意跟著我到任何地方的女人。
也是我第一個認真考慮帶在身邊陪我出國工作的女人。
第一個,我出去工作,她在家等我,像個溫順的妻子般的女人。

但我卻因自己過去的傷疤,懦弱膽怯於給予該有的承諾。



是的,是我自己造成的。
因為怕受傷害,不敢去面對『如果』對方消失的痛,不敢承認自己的心與情感,
所以反而導致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發生。


所以,我不能,也沒有怪她的不告而別。
所以,在她奔向另一個城市和我的朋友在一起時,我不能,也沒有對他們憤怒。


只是,在每一個夜晚,每一個失眠,或是每一個熟悉的景象閃過時,
我停下所有動作,努力忍住內心的絞痛,不讓任何情緒顯於色。



我需要一個出口。
一點溫暖,一點溫柔。
身心的麻痺或釋放。

或是,一個可以抱在懷裡哭的對象。



就像她離開的最後一次爭執,
我流下了 26 年的淚水。
她放下了我們的歲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