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Re:純友誼。

親愛的克利斯汀

我一直都相信,人跟人之間是有純友誼的,

不論是男男、女女、或男女。
但純友誼會不會發生化學變化,
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有兩次喝酒的經歷,就往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

其中一次,是我借酒澆愁,
Y陪我,兩個人開了烈酒一杯接一杯的乾,
喝到夜深,我也醉到回不了家的地步。

在場另外一位好友B自告奮勇要載我去她家睡一晚,
但我連在她的機車後座上坐穩都有問題,
費了好一番功夫,連帶其他朋友七手八腳,
我才整個人靠著B的背,手環著她的腰,
呈現一攤軟泥的狀態被載走。

我還記得那天身上穿得是一件黑色無袖的連身洋裝,
由於實在太醉太暈了,到了B的地方我想也沒想就直接躺上床。

第二天醒來,發現B在床邊有點哀怨又有點好笑的看著我:
「妳真放心耶,睡得有夠熟。都沒想過可能被襲擊嗎?」

我愣了一下才回答:
「妳不會啦,誰都知道妳對我沒有邪念。」

「所以才說妳太放心啊,特別是昨天半夜妳裙襬滑到大腿根的時候。」
B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沈默了。

但下一秒,我們同時哈哈大笑,
因為這就是B,我們終究不會有什麼。

另一次,則是大學某年夏天,
一票好友中,當時有人住在漁人碼頭附近,
於是我們準備了很多東西,
打算在碼頭上徹夜暢談,慢慢的喝到天亮,
再到朋友家休息。

那是我剛開始有些注意E的時候,
但從來也都只是在聚會場合碰頭的朋友,
雖然有過不少交談,但一點曖昧氣氛都無。

然而就是那天晚上,E跟我不知如何的越靠越近。

雖然兩個人都萬分清醒,
但等到在朋友的房間裡打地鋪睡下時,
我們一直握著手直到隔天睡醒。

所以說,我相信純友誼是存在的,
只要它不發生質變,或者說,
直到它發生質變那刻為止。

1 則留言:

  1. 我曾和一個女生去新北投洗溫泉
    是在溫泉旅館的房間,我們分開泡溫泉的
    他先在浴室泡,我在床上看電視,他出來再換我進去
    等我出來,時間還沒到,我們也只是靜靜的躺在床上休息

    但是在當時我的內心好掙扎的....
    至今6年多了,或許也是純友誼,才能維持這麼久吧~

    回覆刪除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